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奥派视野中的金融危机  

2008-11-29 10:54: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奥派视野中的金融危机

李华芳

http://otho.douban.com/lpic/s2008998.jpg由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风暴可能还会继续蔓延,各国在压力面前均采用了大规模干预市场的手法,新凯恩斯主义大放异彩。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克鲁格曼,使得这一学派的声望达到了一个新高度。

大致而言,这一派对于目前的危机有如下看法:首先是因为金融创新本身带来风险,因此需要小心谨慎;其次是因为政府的监管不力导致危机扩大化,因此政府应该加强监管;最后这是金融家道德风险所致,是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的恶果,是自由市场败坏了人们的道德,因此“看不见的手”是靠不住的,需要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对此加以管束,例如管制金融界从业高管的高工资等。

人们似乎乐于见到所谓的意见领袖来引领自己,深思熟虑因为要耗费过多的脑力而不受欢迎。上述新凯恩斯主义的观点也因为其方便理解而广为流传。所以人们容易忘记凯恩斯主义的失败经验,忘记大萧条带来的沉痛教训:政府的广泛干预最终是经济陷入了长达十年多的萧条。好在有罗斯巴德这样的“钉子户”,不断提醒我们对金融危机的看法,不是只有新凯恩斯主义和以弗里德曼为代表的新古典学派,还有不容忽视的奥地利学派,人们也不应该好了伤疤忘了痛。

罗斯巴德的《美国大萧条》自第一版面试后,此书的其后三次重版都与经济周期暗合。第二版的时候,通胀造成了1969-1971年的经济衰退;第三版的时候,又是严重的通货膨胀导致了经济萧条,从1973年一直延续到1975年;第四版的时候,美国正在经历1981-1983的萧条期。1999年第五版时,美国经济处于低通胀低失业的良好状态,但随之而来的2000-2003年经济又开始下行,2004年才恢复部分元气。可以这样说,每当经济不景气的时候,罗斯巴德就会被人们重新提及。据说马克思的《资本论》目前在欧洲重新热卖,不过欧洲人似乎对历史悠久底蕴深厚的奥地利学派不够重视,这对于米塞斯、罗斯巴德等人来说,未免有点不公平。尽管罗斯巴德大量的工作在美国完成,但毫无疑问,他是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杰出代表人物,卡尔·沃恩在《地利学派经济学在美国——一个传统的迁入》中盛赞了罗斯巴德的贡献。

那么罗斯巴德到底有什么洞见值得反复被提及呢?不妨应用罗斯巴德的理论框架来解释一下当前的金融危机,以便见识一下奥地利学派的功夫,并看看与新凯恩斯主义和新古典学派到底有何不同?

首先,针对此次危机是创新过度的观点,罗斯巴德继承了熊彼特关于创新和企业家精神的相关观点,创新诚然意味着风险,但无风险无收益,而创新最为重要的是提供了新的选择与可能性,企业家的创新是一种“创造性破坏”,能以新的更有效的配置资源的方式来取代原有的方式。因此鼓励一个创新的环境是奥地利学派经济学最为关注的。但创新需要宽容,与谨慎的态度是截然相反的,面对危机不应该龟缩回去,而是应该鼓励其他的创新手段,从而能够解决目前的危机。龟缩到原来的位置,只能意味着短期内不出问题,但不意味着已经迈过了一个坎。对于金融创新要谨慎的观点,新凯恩斯主义自不必说,是赞同的,并且认为政府应该教会市场参与者如何谨慎,并实行必要的监管。新古典学派的学者在这个问题上也有点含混不清,赞成谨慎但对政府干预心有余悸,却说不清楚应该如何谨慎。事实上,市场参与者自己会评估一项创新的成本收益,自己承担风险。牵涉到其他人的风险通过对冲机制加以化解,也就是利用市场机制去化解外溢出来的风险,这正是奥地利学派的观点。

其次,对于政府监管的态度,新凯恩斯主义都认为此次危机是政府监管不力才导致了风险扩大,如果政府能对产生风险的各个环节严加管制,危机可能就不会出现,或者说不会有这么大的危害。这一观点支持政府积极干预经济,通过各种手段救市,提升经济。但问题恰在于新凯恩斯主义所设定的前提,真的是因为政府监管不力才导致了危机吗?罗斯巴德认为这是由于政府不断扩张信贷,通过通货膨胀的方式来刺激经济增长,产生了虚妄的繁荣假象,一旦假象被戳破,经济就会衰退进入萧条。这并不是因为政府管制太少,恰是因为干预过多所造成的。因为政府的管制和干预扭曲了市场的价格机制,并且扩张的货币和财政政策使得经济动荡的风险加剧。这一观点与米塞斯关于商业周期的看法如出一辙,罗斯巴德在这本书的致谢中特别提到了这一点。

最后,针对自由市场的责难,新古典学派和奥地利学派都会异口同声为之辩护,不可否认市场经济会出现道德败坏的困境,正如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担心的那样(因此他反复修改《道德情操论》试图以此来论证一个美德社会的可行性)。金融危机中大鳄们的欺诈尽管可能更加难以识别,但自由市场的竞争会将不诚信的金融家打翻在地,而诚实的商人终将获得回报,因为消费者可以用钱投票,欺诈者将失去客户。但如果一旦出现丑闻,政府就进行管制或者接管,其前提是假设新来的管理者和相关的官员具有完备知识和高尚的品德,但这恐怕不是现实。

所以,对于罗斯巴德而言,大萧条的经验告诉他政府多发货币将会导致通胀,通过通胀维持增长必然不可持续,泡沫之后经济会大幅下跌,如果政府再进行干预,不仅会抑制创新,也有可能鼓励道德风险行为进而打击企业家精神,妨碍竞争,其结果是萧条的程度可能会加深。这也正是奥地利学派的一贯观点,政府的干预加剧了经济动荡的幅度,并且使得经济动荡变成了一个常态。很显然,在全球一片救市声中,听听不同意见,总不是坏事。

[]罗斯巴德著:《美国大萧条》,谢华育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11月,31.8元。


李华芳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研究员,《思想库报告主编,【读品出品人。
读品2006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