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真的要提高最低工资吗?  

2008-02-29 17:14:00|  分类: 看不见的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谈“最低工资无关产业升级”

李华芳

 

我在22日的《南方都市报》发表了一篇论述东莞提高最低工资吸引劳工的文章,指出提高最低工资会扭曲市场运行机制,而市场机制扭曲长期来看,会对产业产生不利影响,应该着力避免。这遭到了强烈的反对。似乎任何反对提高最低工资的说法,都有相似的命运。

 

不过有一个事实没有得到着重强调,那就是东莞市提高的最低工资标准低于市场价格。通常而言,扭曲会发生在最低工资标准高于市场出清水平的基础上,在这种情况下,反而会造成就业率降低。但最低工资标准还低于市场上的工资标准,那么最低工资标准将失去意义。

 

当然,另外一个事实是,从2006年开始东莞就遭遇了所谓的“民工荒”。除了劳动力长期被低估的局面逐渐改变外,企业本身面临的压力,例如来自税收优惠期限缩短和环境成本上涨的影响,导致企业必须压缩成本,以降低用工环境的质量为代价,出现所谓的“血汗工厂”。因而民工转向留在家乡或前往用工环境相对较优的长三角打工,并且长三角的工资相较于珠三角而言,也有吸引力。

 

在提高之后的最低工资标准依旧低于市场价格,并且与其他地区相较而言又不具有优势的情况下,提高所谓最低工资标准的意义何在呢?至少从经济的角度看,没有合理的解释。

 

不过地区之间的竞争提供了一个视角,即珠三角与长三角相较在工资水平上可能没有吸引力,但是相对于其他地区依然具有竞争力。如此一来,东莞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或有一定意义,可以吸引低价劳动力前来。问题在于,低价劳动力并不适应东莞下一步产业升级的需要。而且从东莞台资企业大举撤离的现象,也可以推断出产业的“梯度转移”过程正在发生,当然这一过程也发生在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之前,并且主要的原因可能是由于两税并轨、环境成本上升和对《新劳动合同法》的预期等,也不是由于提高最低工资造成的。所以,大致可以说提高最低工资与产业升级的关系并不密切。

 

当然有人说劳工成本上涨会迫使低端企业进行梯度转移,不就实现了产业升级吗?但劳工成本上涨并不是因为珠三角提高了最低工资标准,而是因为在长期的人力资本低估的条件下,现在近乎所有要素价格上涨、通货膨胀又较为厉害,劳工工资在这种情况下自然要提高。这是因为市场过程,而不是由于最低工资标准提高。

 

也许有人会说,美国在克林顿在任时也推行了提高最低工资的标准的政策,并且底层的实际工资因为最低工资提高而获得了一定的增长。这听起来是拥抱最低工资制度的理由。但正如我们应该意识到早在1992年克林顿以此为竞选口号之前,美国劳工的实际工资就开始上涨了,而提高最低工资更多是由于工会和选票的力量,而不是出于经济效率上的考虑了。

 

那么为什么要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并且提高了之后依旧低于市场价格呢?可能的解释是,这一政策的真实意图并不在于提高最低工资标准,而是表明一种姿态,以顺应劳工真实工资已经上涨的事实。但其与经济效率无关,与产业升级也无关。


相关文章:
提高最低工资不利于产业升级

外资撤离为哪般?

转型总是有代价的

东莞转型应从提升人力资本开始

指导价不能瞎指导


文章引用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75b4201008khz.html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