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区域与产业】三重压力下的转型之路  

2008-04-06 15:38:00|  分类: 看不见的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重压力下的东莞转型之路——答《广州日报》记者问

李华芳


1,一开始是《南方都市报》的命题作文,使得我把目光投向东莞。在之后研究的过程中,发现东莞实在是改革开放的一个缩影,具有典型的特征。推动中国经济增长奇迹的因素,在东莞几乎都能找得到。例如税收及土地优惠政策,例如FDI,例如廉价劳动力或者说农民工,例如环境成本等等。而这些因素在转型过程中发生了什么变化,可能会为中国提供一个样本。这也是我认为东莞值得长期关注的理由所在。

 

2,东莞经济处于转型期,这一点毋庸置疑。对于东莞而言,主要就是产业结构调整与升级的问题。也就是要从原来的制造业为主转向服务业为主。这一转型的压力主要是几个方面,首先是两税并轨之后,FDI能享受的优惠减少;其次是人力资本的升值及升值预期的压力,主要表现是东莞的"民工荒"。当然这还涉及到劳动力不适配的问题,能提供的劳动力无法适应产业升级的岗位,原来的制造业工人由于在知识和技能上的欠缺,很难转化为服务业的工人;再有就是环保方面的压力,制造业相对而言造成的污染较大,当然服务业也会造成污染,但现有的环境监管政策对制造业不利。三种压力下,出现了所谓的"撤资潮",尤其是台资企业的撤离现象。这不难理解。

 

值得注意的是,产业升级的过程并不是政府可以主导的,而是一个自发的过程。例如说人力资本升值和环境成本上升的问题,这是长期积累所致。当制造业在东莞的成本要高于其他地方时,通常会出现产业梯度转移的情况,这些产业会转到其他成本更低的地方去,一部分向国内其他地方尤其是西部转移,另外一部分转移到越南等劳动力更廉价的地方。

 

政府在这个过程中,除了防止企业撤离时未偿付员工工资等违法行为,不应该对企业的具体经济行为作出指导或者干预,因为这可能会降低效率、扰乱市场。假定政府财政要在产业升级过程中有所支出,那么其重点应该放在提高人力资本,鼓励企业创新上。

 

3,东莞出钱引进人才,例如博士等高学历人才,但揽才之后却不知道何处有用武之地,这是一个大问题。实际上,企业自己引进的人才,政府给予便利,这方面不适配的情况较少;相反是政府部门引进的人才往往出现不适配现象,或大材小用,或在公务员选拔方面没有选拔出最适合的人才。这种不适配往往基于一种误解,即把人才或者提高人力资本片面解读为高学历人士。

 

事实上,对于产业升级与转型而言,最重要的是选择合适的人,而不在于此人的学历水平。对于东莞政府而言,开展各种服务行业的培训以及激励创新行业,或是更有效的。尤其是在创新产业的激励方面,政府可以设立基金来支持那些新兴产业,因为产业转型的前景或就蕴含在这些产业中。对于一个具有制造业传统的城市,往往可能会向设计类转型,例如成衣和电脑产品的设计等。这不会脱离原来的产业结构太远,也可能在原有的基础上促成产业升级过程,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一部分原有的劳动力能通过此提升人力资本,也较好的适应这个下一步的产业升级。

 

4,从压力-转型-提升人力资本的思路往下看,政府还可以做什么?例如是否应该将农地收归国有,大力推进城市化进程?但这可能是一个误解,即产业升级必须将集体土地转为国有才可行。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的过程中,对于商业用地的需求是不是一定会增加,是存在疑问的。更重要的问题是,土地的所有权性质问题可能可以搁置,而主要是说土地的使用权问题。村集体也可以采用以地入股的形式来参与服务业的经营。这里的关键是,东莞市能不能继续走向改革开放的前沿,采用灵活的形式,来处理土地问题。在进一步推进农村基层直选的情况下,由选出来的村集体领导作为代表,与土地使用者签订协议,农地入股获取收益是可行的。

 

其次,在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的过程中,东莞的环境问题如何看待?毫无疑问,一个良好的自然环境对于服务业的吸引会更大。这与早期以放松环境监管标准引入制造业工厂时的思路不同,需要转换角度来看。要促成服务业的成长壮大,政府需要为良好的环境"投资",这也是政府除了在土地、人力资本上的政策之外,需要着力的。


相关文章:

分红不如分地:转型的土地之殇

科学发展的关键是人的发展

真的要提高最低工资吗?
提高最低工资不利于产业升级

外资撤离为哪般?

转型总是有代价的

东莞转型应从提升人力资本开始

指导价不能瞎指导

民工荒的三重视角

农民不愿就业,政府岂可强求?

促进农民就业应该设厂还是发券?

民工荒是坏事情吗?

最低工资不能解决民工荒问题

本地工就业率低的原因及出路

欲破就业困局,先解双重扭曲

培训券将提高培训效率

技能培训或可破珠三角劳力困局

中国应选何种人力资本战略

工资上调,内耗增加


李华芳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思想库报告》主编,【读品】出品人。

 

看不见的手”栏目得到以下支持: 

【区域与产业】三重压力下的转型之路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区域与产业】三重压力下的转型之路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


【区域与产业】三重压力下的转型之路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我正在参加这个活动,请投我一票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