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经济学家可以做俯卧撑吗?  

2008-07-16 18:52:00|  分类: 看不见的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济学家可以做俯卧撑吗?
李华芳
经济学家可以做俯卧撑吗?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

不戒兄 对我谆谆教导,说像我这样的ID(在豆瓣 )后面加上“俯卧撑”是一件不效率的事情。因为我的专长是研究经济,而且在这上面收益很大,而去做“俯卧撑”的收益较小(这里俯卧撑代表一种社会活动)。 所以像我这样的人怎么可以做一件不效率的事情呢?不戒兄进而认为此项运动对我个人所造成的损失显而易见,但对社会是否有益处,目前尚不能找到确凿的证据。 以确凿之成本,谋求未知之收益,并不符合一个理性经济人的行为准则。

我有几点不同意见,兹录于下:
难得有人肯批评,我得说明如下事实。
1,豆瓣上俯卧撑一词已敏感,所以成立的各类似小组倒闭,并且有些id被强制注销。
2,我的id生命力还比较强势,所以可以用来促公共关注,类似于张的老大科斯讲的私人提供的灯塔,又类似科斯的老大斯密讲的内心的公正的旁观者促使我做出私人提供公共品的举动。
3,只要加俯卧撑在id之后,并不需要多大的支出,大概只需要耗时3秒,其后的边际成本为零。一个边际成本为零又能引起注意力的行为,出于私心来说可以增加个人的名望效用,这么合算的事情,当然也只有我这样的经济学爱好者才肯做。
4,尤其是当你的私心能促成公益的时候,那你就是在为理性人作一个绝佳的脚注。
5,以前我也认为张五常比较厉害,但经济学的发展实在太快乐,所以张五常的经济学已经比较差了,学经济学不可以等而下之。所以还是读点其他的吧,例如说Tirole?

不戒兄不厌其烦批评说:
  也斗担反驳一下小李匪盗:
  1、俯卧撑是否类似于灯塔之公共产品,从纯粹的经济学角度似乎不易论证;
  2、对于一个真正的经济学家,仅仅引起注意不一定会带来实质性的收益,有时侯这种注意力带来的反而是声誉的损害。这种情况下,即便只是三秒钟,也显然太昂贵了。因为,小李匪盗的三秒钟,虽然比不上盖茨,但也是相当值钱的;
  3、成本似乎没有算到主要部分。确实,加俯卧撑在id之后,大概只需要耗时3秒。但是,想出这个主意,需要看很多新闻、花很多心思,花费的时间可能要长得多,真正的成本是后者;
  4、说张五常浅显,我可以同意。但说张五常的经济学比较差,我断不能同意。吾虽不敏,但如果经济学领域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可能不知道。事实上,只要学到张五常的精髓,就已经能够解释真实世界绝大部分的现象;
  5、至于Tirole,我英文奇烂,不知道是何方神圣,得去百度或者GOOGLE一下。好在现在信息渠道非常广,可以避免信息垄断在一小部分人手中的问题出现。要了解任何一个人,总会有办法的。

不过我还是认为上述说法存在一定的问题:
1,我的工作是研究者,这方面我有比较优势,研究者的作用是向市场供给两种东西,信息和知识。加上俯卧撑至少吸引了你的注意,有效起到了传递信息的作用,就像灯塔一样。
2,我不是经济学家,我也不认为这会对我造成什么损失。有意思的是,你现在在判断我遭受了损失。所有成本都主观,所以这一点上我不太认同你。
3,想出这个主意也用了3秒钟,好吧,加起来是6秒。你觉得成本很大么?
4,学到张的精髓?呵呵,我觉得新制度经济学有张五常是幸事但也不幸,幸事是因为他起到了有效的传播作用,不幸是因为这种传播太广泛了而 且门槛低很廉价搞得其他人不愿意花时间和成本去学更有意思的经济学了。所以又是不幸。就算张五常也只是解释了经济活动中合约及其替代的部分问题,实在是九 牛一毛。
5,Tirole是法国人,翻译成梯若尔。简单来说就是那种等着拿诺贝尔奖的人。在产业组织,公司金融,激励机制设计,博弈论,国际金 融等几乎所有重要的经济学领域都做出了重要贡献的人。比如他对代理理论的解释,就已经涵盖了张五常的合约替代思想,尽管他没有这么说,但显然用代理理论比 合约替代的解释力更强。我不太明白的是,为什么大家这么多年了还不能跳出张五常来看张五常?难道要自甘于落后一个30年不读经济学的人?那到底是在侮辱张 五常还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

这并不能说服不戒兄,不戒兄提到:
     仔细研究了一下以上的讨论,发现小李匪盗已经说了“我不是经济学家,”基于此,老猪立论的基础也就不存在啦。不过,这篇文章依然可以原原本本留在这里,姑 且作个纪念。对那些自以为是经济学家,却依然热衷于做俯卧撑的人而言,这篇文章的论述依然成立。不过,需要再次特别强调的是,这篇文章完全是基于经济学这 门学科来讨论问题,一旦超出此范畴,即不能成立!至于为什么限定在这么狭窄的范畴中,一个更为基本的前提是:老猪相信真正的经济学家是标准的理性人。 因此,请原谅老猪在此文中无法再回应那些与经济学分析风马牛不相及的质疑。

问题在于经济学家真的就不能做俯卧撑吗?
     好吧,其实我本来不想回应这么肤浅的经济学了,但是一棍子打翻一船人的做法也不好,现在讨论一个问题,经济学家可以做俯卧撑吗?换句话说,经济学家可以关 注公共事件吗?或者再进一步问经济学家关注公共事件真的收益要小于一直研究经济学吗?要使得不戒兄的立论成立,必须满足一个非常强的假设,就是经济学家研 究经济学带来的收益最大,并且这种最大贯穿他生命的每一个时刻,以至于他做其他事情都显得不合算。
  但这个假设明显是不成立的,因为经济学家也要吃喝拉撒,也要泡妞看戏。不戒兄的理论要成立必须排除经济学家除了研究经济学外没有其他的偏好,具体来说 就是停留在新古典时代的做法,即偏好是稳定不变的,并且偏好之间可以排序,排序之后理性人就选择第一种偏好而不及其他(关于这一点的批评,请参考阿莱悖 论,阿罗和森的不可能性定理)。但这个假设太强以至于太不真实已经遭到了类似科斯诺斯这样的经济学家的唾弃。
     有几个修补和创新工作可以提醒不戒兄注意一下,第一个是关于偏好权重化的研究,这是某种程度的基数效用论的翻版。解释如下,经济学家A喜欢 1-2-3中活动,1为研究经济学,2为做俯卧撑,3是其他活动。以100衡量,1占41,2占39,3占20.在不戒兄看来后面的2-3都是没有意义 的,因为经济学家研究经济学1排在了最前面。但没有考虑的是,经济学家做2的回报率可能是1的2倍,如此一来做2的收益为78,做1仅有41.
  也就是说,像张五常说周惠君的书法好一样,这种广告效应带来的收益可能远远超过张五常研究经济学。我想要是张五常再向“都是骗银的”老师一样写篇“俯卧撑的经济学”,收益率没准会更大。
  第二种补充被森吸收,在《理性与自由》一书中森扩展了经济学对于偏好的假设,放宽到两个层面,第一层面是决定目标,也就是说经济学家要决定去做1还是 2,第二个层面是决定了1或2之后,要用最有效的方法达成目标,就是罗宾斯的理论。这个也可以说是韦伯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在经济学上的一个回应。
  而张五常的经济学并没有注意到经济学的上述进展,人可以一时聪明写下几篇重要的文章,例如中国会走向资本主义吗?或者企业的合约性质。但是人不会一直聪明。我知道的是,如果有一天我要想熊彼特一样去写一本经济分析史的话,我会多花一点笔墨在斯密、森等人的身上。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