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户籍制度的讨论  

2008-07-31 09:16:00|  分类: 缓慢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户籍制度的讨论
整理:李华芳

在【读品】沙龙“今天我们读书”13中国农民工状况调查 之后,引发了一连串讨论。

2008-07-25 00:28:38 durkhem
我一直认为,攻击户籍制度实际上是一种学术上的懒惰。在体制转轨的背景下,户籍制度其实甚至发挥过重要的正功能。如果没有这个制度,恐怕就没有所谓的民工 潮了。现在这个制度已经不合时宜,因为城市实际上已经不需要这个制度了,因为一切利益都已经被重新结构化了,不怕农民来抢了,但是并不说要废除这个制度, 而是说要替代这个制度,而替代这个制度的最重要的利益相关者不是农民工——他们大多数人注定是无法在大城市定居的——而是城市。

2008-07-25 08:08:56 小李匪盗|【读品】 (上海)
认为d需要首先解释什么是户籍制度的正功能?

2008-07-26 08:49:46 durkhem
那你先告诉我户籍制度的负功能是什么?不平等?那么平等是什么?是像1895年的斯品汉姆兰?讨论户籍制度的前提是你得看它的背景。不错,户籍制度是一种 不公平,但也正是这样一种不公平的制度逼着农民自己走上市场化的道路,这种制度的正功能就在于区隔,使得初期农民能够以自己的方式在城市里扎下根来,才有 所谓民工潮。哦,也许你会说那没有户籍制度不是更好,民工潮不是更大?我看未必。正如废除斯品汉姆兰制度之后英国。说白了,户籍制度其实本来与农民无干, 本来就是城里人的事,从它出现的那天起,就是为了把农民隔离在利益之外,但是这个利益已经被中国的实践所证明是毒药,是城里人的鸦片。无论是废除它还是取 代它,影响的都是城里人的利益,也都是城里人自己的利益选择。现在很多地方要改掉它,难道是为了农民的利益?见鬼啊!

2008-07-30 08:57:26 小李匪盗|【读品】 (上海)
户籍制度的负面效果是造成了不公平,涂尔干兄的看法是正好因为不公平所以把农民逼上了市场化,这是正功能。这一逻辑使我费解,理由是我们不能说因为有人做 了俯=卧=撑,才使得李树芬变成了一个女人?尽管学术讨论应该尽量避免使用类比,但D兄的逻辑实在令人瞠目结舌。没有目前的户籍制度农民就不会市场化了 吗,没有户籍制度农民就不能在城市里扎根了吗,没有户籍制度就不会形成城市化吸引大量外来劳动力了吗?要知道没有俯卧撑,李树芬本来可以是一个活着的女 孩,享受自由恋爱,结婚生子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
  
说户籍制度是不公平的,一项不公平的制度就不可能有什么正面的功能,这种话就像为大跃进和文革辩护一样,说它们至少还有一些经济上的绩效,可经济学从来不 能判断价值取向,而这个不公平涉及的就是价值判断的问题。你不能把你的逻辑往深处推进,因为你的意思是说极权是好事,这样可以把人逼成自由人,没有极权就 没有所谓的争自由了。
  
这是什么样的逻辑?涂尔干的哪一本书是在告诉你自己阐释的逻辑?韦伯告诫我们要区分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齐美尔说要防止人的异化,更不消提马克思的阶级分 析。任何一个社会学的大师对于“价值”尤其是“自由的价值”都看得高于一切,经济学经过森之后也重新回到“以自由看待发展”的伦理底线,那么什么样的逻辑 可以使我们走向为不公平进行辩护?是它的短期利益,那么这一制度的长期机会成本又是什么?
  
废除户籍制度从来不是单纯为了城里人的利益,或者是农民的利益,而是捍卫个人迁徙的自由。如果连这一点都看不到,即便做学术,也不过是学术上的一条蛀虫而已。

2008-07-30 22:25:38 durkhem
1、我已经说了,我不打算掩饰户籍制度的不公平性。
2、涂尔干要我们面对社会事实,不公平不能否定社会事实的存在。什么样的社会是公平的,共产主义社会?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活在当下就是一种原罪?
3、城乡分割制度的正功能,不是我的观点。参阅复旦那帮牛人的《转型中国》。“中国渐进式的转型保持了中国的社会分割结构、经济分权和政治集权,以及关系 型社会结构,这些政治和社会结构分别为改革后的经济增长提供了有效的资本积累方式、激励结构和合约实施方式,形成了中国经济增长的政治和社会基础。”
4、社会学这边,李强曾经分析过户籍制度的屏蔽功能,与动不动就把户籍制度当靶子,他的观点应该是比较理性的。
5、什么人对户籍制度意见最大,绝不是无钱无资本的农民工,虽然他们是这种不公平的最大承载者,而恰恰是那些有钱或有资本尤其是有人力资本的那些人,因为 户籍制度把他们的现实的机会屏蔽掉了,对于大部分农民工来说,那些机会本来就不是现实的,户籍制度的不公平更多的体现在歧视而已,但是他们的这种被歧视可 以通过相对的经济利益的满足得到补偿。
6、李培林近年的一篇论文反映现在底层的农民工反而具有乐观的一面也可供参考。
7、李兄既然学经济学,应该不会不知道制度的观点在于均衡与约束,而不在于公平吧?不公平的制度未必不是有效的制度。
8、我为什么强调户籍制度改革是城里人的事情?听上去似乎很没有良心,但这是事实。这个事实背后的事实就是城市化应该是农民的市民化。但是这个谁去推动, 说白了还是城市政府,城市政府为什么推动这个事情?因为利益。城市是最大的利益相关方,但是这个利益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问题就在于城市有没有这个远见卓 识去推动这个事情。
9、呵呵,个人迁徙的自由。我不想讨论两种不同的自由观,这里扯不上。如果你说流动等于迁徙的话,那么农民工本来就有迁徙的自由,如果你要的是绝对的自由 的话,那么流浪人口遣返条例废除后这种绝对的自由也有了,如果你要的是搬家定居的自由的话,SORRY,我觉得这个问题与户籍制度无干,除非户籍制度能凭 空创造出很多财富来。

我记得很多年前有个老电影叫《人生》,说的就是一个农村知识青年想转变身边结果最终不得不回去修地球的故事。说老实话,作为一个在农村长大的小地方的城里 人,我对这个故事一直有种不舒服的感觉。户籍制度对于什么样的人是一种痛?就是那种有希望却无可能的人。欲望的确是一种折磨人的东西。但是对于大多数农民 及其子弟来说,他们并没有这种通过户籍身份转换去满足的欲望,因为他们知道不可能。于是他们选择绕着走,他们选择通过市场去满足自己的欲望。也正是由于他 们的这种行为,使得户籍制度失去了所谓的屏蔽功能。废除户籍制度?实际上农民已经用自己的行为废除或者说否定了这一制度。现实中的户籍制度只是一种过时的 需要替换的形式。而与这种替换有关的是城里人的利益。城里人真的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被自己屏蔽掉的那一群人的利益么?以前可以不在乎,甚至可以利用这样一 种制度提取各种制度的“租金”,但是现在不可以不在乎了。

我倒想问下诸位,什么是户籍制度的不公平性?看下这些案例:“因为家乡发大水而随父母开拖拉机来到上海猪棚的女孩子,在成年之后找关系进了电子厂,但是始 终没法得到同样的待遇;民工子弟学校工作繁重待遇低下的老师为了敷衍不识字的家长,往往随便给学生一个看起来很好的分数;家长倾其所有买来一个居住证只为 了让孩子在上海上高中,结果仍旧还是不能如愿;一个民办农民工志愿者活动中心的成立的诸多苦难……”
第一个案例,我想问,进电子厂什么叫无法得到同样的待遇?是户籍身份导致这种不同的待遇吗?我最近的调查没有找到这方面的证据。请记住,外地人受欺负,和户籍身份是没有关系的!
民工子弟学校?南京这边有钱的外地人是可以进公办学校的,只要交的起赞助费。南京本地人要找好学校也是要交赞助费的。哈,我老家的侄儿在家门口上幼儿园还要交赞助费。和户籍有关系吗?
买居住证结果上不了学不恰恰证明了上不上得了学和户籍没关系吗?!
民办农民工志愿者活动中心的成立的诸多苦难。呵呵,所有民办的东西,要成立都没那么简单,和户籍有关系吗?
不要以为我对上述苦难熟视无睹,我只是要告诉你们,这些和户籍制度没有关系。所以我说,动不动打户籍制度的板子,是一种思想上的懒惰!

2008-07-31 09:15:24 小李匪盗|【读品】 (上海)
d兄的主要观点是:1,户籍制度是不公平的;2,户籍制度有短期的经济绩效;3,不公平的制度可能是短期有效的制度。

d兄所有的分析只是适用于新古典经济学的结论,尤其是静态比较分析的时候最为适用。不过一旦我们把户籍制度的讨论引入一个演化经济学的视角,就不难发现d兄所说的上面的观点仅仅是看似有理,其实不一定然。

1,我们说户籍制度造成了不公平,可能并不是因为这一制度增加了劳动力和其他要素自由流转的困难(这不仅表现在农民工往城里流的困难上,也表现在城里人购 买小产权房的尴尬中)。因为对比一个没有户籍制度的国家,例如同期美国的GDP增长速度,就会发现有户籍的中国的GDP增长率高于没有户籍的美国,控制其 他变量,其实不难发现户籍制度可能与经济绩效并没有什么关联。就跟民主制度与经济绩效的关系一样。

2,那么我们为什么说户籍制度是不公平的呢?是因为户口本不过一张纸,附着在上面的一系列福利(包括更好的医疗卫生服务,教育和养老等)才是关键所在。而 不公平意味着对于不同的群体而言,面对同一制度其分配的过程和结果都有问题,例如要付出更高的成本或者分配的比例两极分化等。这是我们说的不公平。尤其是 要考虑满足基本功能的自由有多“难”。

3,不公平的制度可能是短期内有效的制度,这是一个事实陈述,但关键是“期限”。可以证明不公平的制度可能是短期有效的制度,可以参见对最后通牒博弈和独裁者博弈的相关研究,ICSS的陈叶烽 作了一个不错的综述。但这种短期内有效的制度可能会累积更多的不公平,例如托马斯·谢林说的“人以群分”,例如“阶级斗争”,例如“恐怖主义”。关于恐怖 主义的相关前期研究证实,如果事先在公平性方面有所考虑,全美因为恐怖主义遭受的损失将会大大减少,并且也不需要花费大量的经费以预防未来的恐怖袭击。意 思是,短期内的不公平看起来会带来经济绩效,但长期来看可能会为此付出更大的代价。

4,再以入学为例,户籍制度真的与此无关吗?区域内的择校费其本质也是人为分割,同户籍的实质是一致的。而至于说幼儿园的赞助费如果划片入学的话,显然是 不需要交的,但同一片区内有多家品质不一的幼儿园竞争,尤其是在享有口碑的好的私立幼儿园之间的选择,与户籍的讨论并不相关。这里的问题是,一个浙江农村 户籍的孩子与一个上海城市户籍的孩子在涉及跨区选校的时候,其因为户籍限制而造成的差别。例如两人共同选择复旦大学为目标,那么双方哪个更“难”,这个“ 难”除了他们的性别城市教育水平等等之外,到底与户籍有没有关联?

小结一下我的观点:首先户籍制度的不公平是显而易见的,这种户籍制度与经济绩效的关系不大,因为即便是经济绩效好也不能为这一制度的不公平性作长期的担 保。如果不公平性长期累积,就会发生群体性事件和恐怖事件从而使得社会在长期要遭受更大的损失(其实这一部分论述并不是什么新鲜货,齐美尔早在讲社会学的 玫瑰时就阐述过相关的道理了)。也就是说加入长期的观点后,不公平制度会有“有效性”的观点就变得异常脆弱了。因此我认为讨论的方向应该聚焦到“不公平” 本身(接着阿马蒂亚·森,恩斯特·费尔,金迪斯,鲍尔斯等的思路继续前行),而不是好像经过深思熟虑的把GDP引进来当成挡箭牌。

题外话:如果你还认为GDP是经济学考察的一切,那么可能就是对当下经济学的进展并不太了解的缘故了。除了森的以自由看待发展外,弗农·史密斯那篇《亚 当·斯密的两张脸》我觉得已经很好说明了经济学正在重新拾起她的心理学基础,尤其是在价值判断上的基础。怎么说呢,我觉得现在的经济学日益跨学科之后,正 在吸收其他学科的见解,社会学伦理学法学的,旨在形成gintis说的走向统一的社会科学(这当然是一个宏大的目标),那么其他学科是不是也可以放低一下 自己的姿态,去看看经济学的发展呢?再以理性人、GDP等来看待现在的经济学,那么到底是谁比较偷懒呢?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