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产业转型也要政府转型  

2008-09-23 09:59: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产业转型也要政府转型
李华芳
南方都市报+珠三角观察

1,政府该主导产业转型吗?
政府的目标是为当地的公众服务,因此需要首先听取公众的意见。公众对于当地发展有自己的考虑,政府应避免家长心态,而应该铺设渠道让公众意见得到充分表达。如果公众的意见重在地方安居乐业,享受自然风光,而非一味追求GDP,作为地方政府而言就应尊重公众的选择,将政府配套措施转向为公众选择的目标服务。这意味着对于产业升级而言,政府不应该主导产业转型,而是应该尊重企业和消费者的意见。任何一个地方都会面临发展的困境,发展带来的困境包括收入分配不公平、环境污染等等。而市场手段是迄今为止能较好处理效率与公平的制度,对于政府而言,在产业升级过程中,维护市场制度的顺畅运行,或许是第一位的。而至于产业具体会如何升级,还是交给市场去选择为好。

2,东莞模式向何处去?
东莞在改革开放的进程中,形成了以劳动密集型制造业为主的产业格局,现在要转型,可能有两条路径:一是制造业内部的转型,有竞争优势的企业不管处于产业的低端还是高端,都可能在市场上占据一定的位置,这些企业不能因为其没有先进的技术或者没有高级人才就被政府强行“升级”,而是要看到其为何能站稳脚跟,探究其可行的原因。二是制造业向服务业的转型,但这无疑是一个很长期的过程,政府当然会在其中起一定的作用,例如产业政策导向上的优惠等,但关键问题还在于要问一问地方公众和企业的意见。实际上,这两条路径归结起来,也就是企业要创新,对于政府来说,要为创新提供良好环境。这一来意味着政府要深入基层,征求市场主体的意见;二来要广开言路,启发不同的创新见解。

3,广东再出发?
广东再出发,利用自身积累的制造优势,通过发展核心技术和加强对国际市场渠道的控制,从而实现由产业内垂直分工下层向上层的转移,来实现产业转型升级。报告认为,东莞企业需要做的,就是延伸产业链。有一定的可操作性,但关键是要找准积累的制造业优势,这方面要多问企业,少问政府,因为企业最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

4,从“腾龙换鸟”到“改笼育鸟”
产业转型思路要从“腾龙换鸟”变成“改笼育鸟”,这是对的。因为产业转型不能毫无根基,进行“空投”。虽然“空投模式”没准也在表面上获取了成功,但却忽略了前期公众意见的表达和听取环节,往往隐藏在表面繁荣背后的是巨大的社会成本。产业的路径依赖会对后续的发展产生深刻的影响,如果市场是有效的,那么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如果遭遇瓶颈,这种瓶颈可能是技术限制或者是市场容量的限制,无论何种限制,市场本身就会做出调整。如果政府拔苗助长或者削足适履,都会对正常的市场行为产生不良影响,也会影响产业转型的过程。还是那句话,让市场的归市场,政府做好守夜人的工作,为市场创造良好环境,这样才不会破坏市场这一“生态系统”的自我更新,而产业转型恰可以看作是市场自我更新的一个过程。

5,产业转型也要政府转型
从当下的环境来看,产业要转型需要依靠市场,也要减少政府的干预,而现状是政府对市场忧心忡忡,恨不得自己下场,干预冲动难以抑制。所以产业转型首先需要约束政府行为,转变政府的认识,如果这个可以被称为是“政府转型”的话,那么产业转型的确需要政府转型。中国政府的家长制心态首先需要改变,这意味着尊重市场,把市场主体当成平等主体来加以对待,认真听取市场主体的需求,通过透明公开的行政程序高效廉洁的为市场服务。也就是说,要变领导为服务。而建设服务型政府,恰是中国改革题中的应有之意。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不光是产业要转型,政府也要转型,而产业的转型要听取公众的意见,政府的转型要为公众的选择服务。

李华芳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思想库报告》主编,【读品】出品人。

看不见的手”栏目得到以下项目支持:


相关文章:
通过微观金融破解融资困局

制造业转型的两种路径

东莞应该建设商业名城吗?

产业升级需要三重视角

产业升级更需要人力升级

招商引资中的市长和市场

企业的困局也是转型的契机

民企突围亟待金融改革

工资指导价可以休矣

约束政府行为,推动民企发展

培训农村劳动力有助于产业转型

户籍歧视不利产业升级

户籍禁入不利地区发展

引进多少劳动力才好?

海归的不一定是人才,会飞的有可能是鸟人

三重压力下的转型之路

分红不如分地:转型的土地之殇

科学发展的关键是人的发展

真的要提高最低工资吗?

提高最低工资不利于产业升级

外资撤离为哪般?

转型总是有代价的

东莞转型应从提升人力资本开始

指导价不能瞎指导

民工荒的三重视角

农民不愿就业,政府岂可强求?

促进农民就业应该设厂还是发券?

民工荒是坏事情吗?

最低工资不能解决民工荒问题

本地工就业率低的原因及出路

欲破就业困局,先解双重扭曲

培训券将提高培训效率

技能培训或可破珠三角劳力困局

中国应选何种人力资本战略

工资上调,内耗增加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