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中小企业寻出路,东莞模式可借鉴  

2008-10-10 09:18: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小企业寻出路,东莞模式可借鉴
李华芳

对于珠三角和长三角的中小企业,尤其是那些劳动密集型的以出口为导向的中小企业而言,劳动力成本上升、两税并轨、环境成本提高以及出口市场不景气等因素综合作用,使得这些中小企业提前面临了严冬。面对当下中小企业的困境,东莞市政府决定从财政中拿出10亿元, 帮助面临困境的中小企业和加工贸易企业融资(东莞拨10亿元帮扶中小企业融资,南方日报,10月7日)。该计划将通过人大审议而后实施。这是地方政府面对当下的中小企业的困难,首次明确表态将通过财政扶持企业融资。

此举的积极意义在于:首先,短期内将为中小企业融资提供新的渠道,有望帮助中小企业度过难关。其次,此番“救市”计划也将通过人大审议等法定程序进行,这一点尤其重要。这意味着政府对法律的遵从,主动将政府行为纳入法律框架之中,其象征意义值得肯定。东莞的发展与兴起是依靠劳动密集型和出口导向型企业的,当下也正在努力寻求产业转型。但从理论上不容易理解何以要救助濒临危机的中小企业,有观点指出,这与产业升级的要求并不一致。因为产业升级意味着企业应该优胜劣汰,而且从产业的角度来看,应该从制造业为主转向以服务业为主。而目前亟待扶助的这些中小企业恰集中于制造业,因此这些企业既然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中面临危机,就应该被淘汰出局,而不应该动用财政进行支持。

但政府的目标除了产业升级之外,维持地区的稳定也在其考虑之内。如果大批劳动密集型企业倒闭,就可能造成大量失业,而大规模失业则会引发其他的社会问题,进一步影响社会稳定。因而政府的目标并不是像企业一样的单一目标,仅是单纯的追求利益最大化,而是需要综合平衡多重目标。如果产业升级的要求是淘汰这些企业,但地区稳定的要求是维系这些企业的生存,那么政府需要经过人大来选择公共政策,在淘汰和维持之间进行平衡。当然政府作为市场的“守夜人”,更重要的是维护市场的稳定,所以在淘汰和维系中小企业的同时,应该对违法企业进行处理。诸如黑心作坊和血汗工厂一类违法的企业,不仅不能扶持,而且必须查处。事实上,东莞政府提出的扶助方案也已经注意到这一点,其规定受帮扶企业必须没有不良信用记录,而且须在东莞市工商部门注册拥有独立法人资格或在东莞纳税的合法企业。

如果最终10亿元救市方案获准实施,那么对于具体的操作细节不可不查。目前尽管未对10亿元的具体使用做出详细规定,但中小企业的融资渠道可选择银行、基金、担保公司或债券等来进行。有观点认为可以通过贴息形式将钱给企业或者通过弥补风险损失的形式来补贴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直接贴息就相当于直接补贴企业,因为这是直接减少企业成本的做法;而补贴银行或金融机构,是一种间接补贴,要求银行和金融机构给中小企业放宽贷款的同时,政府承担由此带来的风险。按照以往的惯例,政府可能会倾向于直补,因为对于政府来说,这是一个方便的举措。

但这未必是一个有效的做法,这也是东莞方案的局限所在。因为目前所提出方案的思路都在考虑如何“补”,而没有考虑“奖”的方面。补贴最容易造成的问题就是缺乏公平和效率,因为审核具体企业是否符合补贴的标准的成本非常高,并且掌握标准的官员有可能认为设置租金等待企业寻租,造成腐败。如果换一种思路,将补贴转为奖励,让企业通过竞争的方式来竞争奖励,一来有助于利用市场机制挑选具有优势的企业,二来也有助于提高财政资金使用的效率。即便不变“补”为“奖”,综合考虑有“补”有“奖”,也可以弥补单纯的补贴方案所蕴含的在公平和效率两方面的不足之处。这是在借鉴东莞方案时值得注意的。

浙江先期试点的小额贷款,本质上也是一种“补”的思路,要求金融机构放贷,尽管政府没有明言承诺兜底风险,但如果要使小额贷款顺利运作,这将是不可避免的选择。而在目前的条件下,浙江省出台的小额贷款具体办法中的限制远远高于银监会所设定的标准,导致浙江的金融机构对此热情不高,小额贷款形同虚设,也是没有政府承诺条件下的无奈之举。而东莞的特殊之处在于其财政实力非常雄厚,这一点是其他地方在借鉴东莞方案时必须考虑的。当然由于东莞财政的特殊性,也可能会进一步限制东莞模式的可推广性。

李华芳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思想库报告》主编,【读品】出品人。

看不见的手”栏目得到以下项目支持:


相关文章:
小额贷款不应局限于服务企业

东莞“救市”的意义与局限

产业转型也要政府转型

通过微观金融破解融资困局

制造业转型的两种路径

东莞应该建设商业名城吗?

产业升级需要三重视角

产业升级更需要人力升级

招商引资中的市长和市场

企业的困局也是转型的契机

民企突围亟待金融改革

工资指导价可以休矣

约束政府行为,推动民企发展

培训农村劳动力有助于产业转型

户籍歧视不利产业升级

户籍禁入不利地区发展

引进多少劳动力才好?

海归的不一定是人才,会飞的有可能是鸟人

三重压力下的转型之路

分红不如分地:转型的土地之殇

科学发展的关键是人的发展

真的要提高最低工资吗?

提高最低工资不利于产业升级

外资撤离为哪般?

转型总是有代价的

东莞转型应从提升人力资本开始

指导价不能瞎指导

民工荒的三重视角

农民不愿就业,政府岂可强求?

促进农民就业应该设厂还是发券?

民工荒是坏事情吗?

最低工资不能解决民工荒问题

本地工就业率低的原因及出路

欲破就业困局,先解双重扭曲

培训券将提高培训效率

技能培训或可破珠三角劳力困局

中国应选何种人力资本战略

工资上调,内耗增加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