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面对危机,为什么经济学家意见分歧?  

2008-10-16 10:58: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面对危机,为什么经济学家意见分歧?
李华芳

你问十个经济学家关于某件事情的意见,他们会提供十一种看法。这个笑话是经济学家用来自嘲的,但毫无疑问,针对华尔街危机政府是否应该拯救方面,经济学家们没有统一的意见。

2008年9月19日,美国总统布什在白宫发表经济方面的讲话,认为“为了结束目前这场几十年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联邦政府干预金融市场不仅有正当理由,而且必要。”随后,伯南克和鲍尔森向国会提交一项总额达7000亿美元的金融救援计划,以阻止金融危机进一步恶化。但这一救援计划的通过并不如想象中的顺利,首先,国会议员对于华尔街金融机构高管的薪酬问题提出了质疑,最终迫使鲍尔森在24日承诺限制被救助金融企业高管的薪酬。

其次,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家柯克睿(CochraneJohn)联合122名经济学家,发表了一份致美国国会的公开信,反对救援计划。柯克睿等反对救援计划的主要理由有三点:一是救援不公平,大的金融机构出事,却要所有纳税人花钱承担后果,没道理,也会助长今后金融业的道德风险;二是救援计划中提到的监管措施并不明确,新机构的任务和监管都不清晰;三是此次援助将会在长期改变资本主义的立足之基,长期来看,美国的动力和有创新性个人资本市场带给美国无与伦比的繁荣。因而为了终止短期的崩溃,弱化市场的作用是鼠目寸光。

这些批评有一定的道理,不过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救援计划的不公平以及会加大道德风险,表面上看,言之凿凿,但细究起来,存在疑惑。虽然金融机构的大规模损失要让纳税人去承担,说不过去,但如果不救,纳税人是不是就不会遭受损失呢?事实上,对于局势的判断各有不同,但不救市同样有成本,这件事情经常被人忘记。不救市可能导致的市场崩溃,而市场崩溃的意思是人人受损,而无人从中获益。尽管这种事情较为少见,但并非没有可能。

经济学探讨比较多的是帕累托改进,即全部人改善收益或者部分人改善但另外的人不受损;或者卡尔多-希克斯改进,即改善部分的收益足以弥补由此造成的损失。但如果只看到这两类改进,似乎就中了线性历史观的圈套,不能排除的情况是,现实中会发生全部人受损,或者部分人受损而另外的人不受损,或者受损部分的损失大于由此带来的收益等。这意味着如果政府不救市,任由市场崩溃,那么对于身处于这个市场中的参与者而言,都将是损失的。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完全同意这种观点,例如张五常就指出:如果政府完全不救,让市场自生自灭,灾难如期出现,政府只协助一下市场的自动调整,最终的效果可能不是那么差。这观点来自一九九七的亚洲金融风暴,灾难最大的韩国复苏得最快,灾难也大的泰国也复苏得快。也就是说,市场的自发作用有可能比救市效果更佳。

另外关于助长道德风险的说法,实际上要联系到后面的加强监管,然后再看其综合效应,因为加强监管的后果很有可能使得道德风险行为受到限制。因此其最终的结果也不是很明朗。柯克睿对监管不清晰的指责不一定站得住脚,因为鲍尔森在国会的证词以及10月3日通过的最新救援方案对此都作出了相应的说明,拯救计划和加强监管齐头并进了。

那么关于长期效应的反对意见是不是能站住脚呢?政府干预经济的恶果,经由弗里德曼、哈耶克等经济学家的阐释,人们业已耳熟能详,问题的关键在于政府为什么还一再干预经济?正如莫丁(John Mauldin)指出的那样,与其说这是政府救市,不如换个名字叫做“经济稳定计划”。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对于政府干预的态度一贯旗帜鲜明,那就是反对、反对、反对。而新凯恩斯主义者认为政府可以在经济活动中发挥更积极的作用。凯恩斯的名言“长期来看,我们都死了”。对于公共政策该如何衡量长期和短期效应而言,是一个重要的提醒。迟到的公正是不是正义,是存在疑问的。这就是说,如果政府在这一时期不救市,由市场自发调整来恢复元气,尽管市场很可能自发调节到一个较佳的状态,但这个调整并不能在朝夕之间就完成,而是需要一段时间。而这一段时间内,大量的失业、经济停滞已经其他方面的压力,就已经使人无法喘息不可忍受了。

如果短期内就死了,那么就会有人倾向于在短期内通过政府干预先活下去,再去讨论自由主义者关心的自由问题。这种目光可能非常短浅,但不得不承认大部分决策都无法足够具有远见,因为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人们会在短期和长期之间徘徊,其决策也是在两端之间取平衡。因此从长期来看,理论上会发生政府干预戕害市场自由的结果,但事实上因为对短期利益的重视和考虑,真正发生的情况是长短期利益交织的决策。这也就是说,反过来一旦政府干预市场过度,就会出现对长期自由的关注,而将过分短视的目光拉得长远一点。

正是由于对市场的信念不同,对政府作用的看法不一,对长短期的衡量各异,导致面对危机经济学家们意见分歧。虽然柯克睿等的反对意见未能阻止救市方案的通过,这乃是因为各方立场不同所致,与经济学本身的关联并不大了。而救市方案之所以能获得通过,一来是因为对于政府的作用有不同的看法,二来是因为在当前的情况下,危机的危害可能被过分放大了,因为人们找不到信心的支持,于是对于短期的重视就超过了长期,因此救援计划就获得了通过。当然救援计划的通过被认为是自由主义经济学的失败,我认为这也是一个误解。因为救援计划更多是政治上的考虑,而与经济学其实关系已经不大了。相反利用自由主义经济学可以解释何以这一救援计划会获得通过,这正是新政治经济学的内容了。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