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读品】应该更加通俗吗?  

2008-10-07 12:06: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品】应该更加通俗吗?

这个问题其实和anna提出来的一系列问题有关:
  1,社会科学的“权威性”何在?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4240161/
  2,学术(社会科学)如何普及才好?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4241412/
  3,为什么我们要追寻“意义”?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4248729/
  4,必也正名乎?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4284163/

从7月份开始,【读品】从文学小说的簇拥中又转向了文化思想和社会科学为主的基调,柴柴可能读到的正好就是最近几期。尽管我认为文学作品,例如对小说的解读也十分要紧,但相比于小说而言,对文化思想类和社会科学类作品的推广,是另外一件更加要紧的事情。因为文学作品还没有窘迫到需要大作广告的年代,或者说已经有大量的广告,而不需要【读品】去推波助澜。

在【读品】的创始人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们才着意去理解“去媒体化去学术化”对于【读品】的含义。所以我们的重点是关心文化思想和社会科学类的作品,但很显然有一些作品刻意跨出了学科边界的限制,这时候需要我们的撰稿人用自己非凡的眼光去发现它们。一旦当我们定位以后,自然会在选择上有一些调整,或者说主编,编辑和轮值编辑会有一定的倾向性,这一点不可避免。但有时候,面临客观的约束时,【读品】也并不拒斥畅销的读本。只不过大体上,我们认为不值得为畅销书多做宣传。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假如这个定位可以被认同和接受,我们要如何正名?追寻意义?普及所谓的权威性?这些问题当然没有统一的答案。但回顾历史,基本上遵循的是这样一个过程,同行评议选择出一个业内的公认的大致标准,因为文无定论,是不可能很精确的。但同行评议基本上能保证水准不至于太差,但还是有可能会出现差文章,这一点也不能避免,只是说出错的几率可能会少一点。经由同行评议选择出来的大家,再去进行普及的工作,效果会事半功倍。好比说萨缪尔森的教科书一样。

这里涉及到两个问题,如何保证这个同行评议机制可以顺利进行,如何激励大家去创作普及类作品?对于第一个问题,实际上最终会指向中国的体制问题,利益集团博弈也好,政治决策过程也好,还是乐观的自发选择也好,都指向这个最终的体制问题。阎连科的《风雅颂》是对这个体制的嘲讽。如果这个没法解决,那么只能寄希望新的技术的发展或者新的观念的衍生,破除了原有的旧体制,从而使得同行评议能真正发挥作用。万变不离其宗,这需要经费。体制内的同行评议为什么会出错,周其仁在考核学生的文章中已经论述得很清楚,是一层层考核的失败所致的。这主要是因为国家垄断了经费,从而垄断了考核的标准。在标准不是放在同行手里,而是放在官员手中的时候,就会扭曲学术的表现。例如就闹出了类似人大复印资料转载就能变成核心文章之类的笑话。韩寒对作协的批评也是这个道理。因此如果民间资本能进入到扶持学术的领域,例如像浙大光华基金会一样,或者像三星经济研究院一样,这种组织越多,发展越大,有可能会形成对现有标准的竞争,但取代恐怕还是一个更长久的目标了。

如果第一个问题解决不好,那么大家恐怕就不敢去创作普及作品,原因在于其得不到保证和认可。尽管会有学者由于个人的高风亮节来完成这件事情,但大体而言,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就没有人做。而我们的二道贩子或者n道贩子又太少(而不是太多),这些知识贩卖分子的收入极其微薄难以长久支持下去,所以最后往往不了了之。导致了知识贩卖的困难,以及学术普及的困境。

如此看来似乎全无希望,但也不尽然。于绝境中寻找希望,正是这个社会生生不息的动力。我们在证大【读品】沙龙01网络时代的读写技艺 提到了两个新模式:一种是新技术带来的革新,例如维基百科,尽管是由志愿者协作完成的,但它可以提供一个巨大的知识库,其条目量已经超过大英百科,并且比照研究也发现质量并不是很差;二就是【读品】所倡导的“阅读-记录-分享”模式,鼓励原创者和n道贩子的加入,让更多人变成【读品】瘾君子。但这又遇到的问题是:公益组织的活力如何维持

其实答案已经蕴含在周边,我始终相信点滴行动的力量,最终会汇成令我们自己都赞叹不已的海洋。所缺的不过就是一个机制而已。我在证大【读品】沙龙01网络时代的读写技艺中也提到,我们需要激活老成员,吸收新成员。早上读玛格南图片社的历史,也证实了我这一点看法。所以细节问题是,你自己如何参与的问题?这一个平台是不是可以让自己投入更多的问题?

大家也可以帮助讨论下,【读品】今后如何发展

更新:
对于wizard兄提到的“文学作品广告大行其道的时候,才最需要一些靠谱的评论与推荐”。这与我说的有所不同。我的意思是这个领域已经有很多人关注了,还有一些领域则需要推荐。而wizard兄的意思是在领域既定的条件下,如何更加有效进行推广的问题。

这又要来说【读品】能不能做到在确定的领域里更有效的推广思想呢?虽然我很希望是这样,但冰冷的现实告诉我,这是一个美好的想法,但很难达到。比较可能的是,引起别人的一些兴趣,使得更多人去关注文化思想和社会科学。我愿意再次强调,这绝对不意味着我们放弃小说,相反很多人可能都知道,在【读品】里我这种经济学背景的对中国文学的关注并不少。而且我也反对书与书之间是竞争性的看法,大体而言,书中总是有很多知识可以融会贯通,很多情感可以互相交流的。所以引起更多人对文化思想和社会科学的兴趣,首先是要考虑的。

俗话说,师傅引进门,修为在自身。尽管很难说为【读品】撰稿的是师傅级的,但是余秋雨都可以含泪成大师,我们降一点,做个师傅想来问题也是不大的。【读品】的文章之所以更愿意朝纵横阡陌的马赛克风格努力,乃是因为我们希望为同好提供更多,这样你循着一篇书评到达了一个未知的领域,当你还有兴趣进一步探索时,勉强还有一条线索可以选择,如果【读品】能做成这样的读品,那已经是不错了。

当然,更好的是,我们能在文化思想和社会科学这两个大块中,继续努力。这有两个考虑,首先是希望加入【读品】的撰稿人在自己关心的方向上能不断积累,使得自身修养能不断提高。其次是希望藉由这种个人精进来交织出一幅更为广阔的思想地图,因为每一个人在自己关心的读书方向上越多积累,就越能提供其更好更宽更深的视野。如果还能接着完成这样的目标,那真是【读品】之幸了。

正如wizard指出,这种做法可能不太适合小说的阅读评论,因为小说的知识很难积累,尽管像【读品】的罗豫、藤原等撰稿人已经在积累方面做出了尝试,但基本上每一本具体的小说,更倾向于个体的感动,但这种感动偏重情感,其公共性要弱于像社会科学类的可积累的知识。但我们并不排斥字里行间充满深情的文字,正如我们知道的那样,情感可超越语言。人类情感的共通当然也可以借助语言进行。实际上,不难发现,在【读品】2年多的历史中,情感的互通和知识的累积都在齐头并进。只是不同的轮值各有所侧重而已。

最后,再让我对可否通俗易懂这样的要求做一点发言。通俗易懂与否实际上判断标准不一,里斯本可能就比较喜欢最近的几期。所以,请大家尽量将【读品】当成一个开放的平台来对待,积极投稿,用你的文字去塑造【读品】未来的品格。

dpjournal输入email: 【读品】 论坛 沙龙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