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只见其一,不见其二的“人民公社”  

2009-01-17 11:0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见其一,不见其二的“人民公社”

李华芳

【看不见的手】只见其一,不见其二的“人民公社”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支持。

《东方早报》116日刊出乔新生的文章《自主选择“人民公社”也是市场经济的体现》,文章以河北晋州周家庄分红为例,认为“人民公社”在一定条件下也是一种有效的制度。并且这是在当下的市场经济中,民众自主选择的结果,所以乔文得出结论:应该尊重民众的自主选择权,不管是选择人民公社还是选择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乔文的这一论述从逻辑上来看似乎成立,但是还需要探究几个细节。首先,周家庄乡作为目前唯一保留人民公社制度的乡,是因为历史原因造成的路径依赖,而不是自发选择的。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根据现有的研究也表明,小岗村的创举其实是向体制索取了原本农村一直在实际操作的制度的合法名义。因为真实世界中的“产权”与法律上的所有权有天壤之别。周其仁早在2000年第11期《经济研究》就发表《公有制企业的性质》一文表明了名义上的产权与实际执行的产权是两回事。

其次,周家庄乡约12000多人,其中5%从事非公经济,包括个体户和单干户,也就是他们未加入人民公社,但每年需要向公社交所谓的“公积金”,男性每年1500元,女性每年1000(6岁以下小孩者免交)。也就是说,确切来讲,周家庄乡并不是所有人全部统在一个“人民公社”里。12000多人是指总人口,而从事非公经济的却是劳动人口,5%意味着有600劳动力。而剩下的人口中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劳动人口。有意思的问题是,为什么有人甘愿忍受每年向公社交1000多元费用,也不愿意加入公社去享受分红?折算下来,人均可获得6000元的收入。

有这批从事非公经济的“异数”存在,只证明了一件事情,也就是他们的收入扣除每年交给公社的1000多外,还超过6000多。也就是其全年的收入至少在7000元。如果目前5%的人从事非公经济是一个均衡的话,至少也表明参加公社并不是唯一的选择,同时也无法证明“人民公社”制度在效率上有比非公经济更加高。如果这个均衡能长期维持,也只能说明两者在周家庄乡目前的情况下,大部分人参加公社和少部分人不参加公社,他们的边际收益是差不多的。

在乔文引用的文章中,有公社成员在接受采访时称:“在这里,不是你想干啥就能干啥的,队长让干啥就得干啥。”这个重要的信息没有在乔文中得到说明,乔文认为“周家庄的人民公社制度已经改良,民主管理制度得到了加强,退出机制更加开放,这使得周家庄乡的人民公社焕发了勃勃生机。”这恐怕是不确切的,首先“队长让干啥就干啥”说明公社内部的民主管理决策情况堪忧,在当前大规模实行基层民主的情况下,公社的做法存在很大的问题。其次退出机制并不便宜,那些单干户和个体户每月要向公社交的费用最多占到了社员分红的四分之一,说明退出公社的成本非常昂贵。

乔新生教授强调说“假如为了市场经济的纯粹性,而拒绝人民公社制度的存在,那么就是对市场经济的断章取义”,这恐怕一来是对人民公社实际情况未加详查,只见其一,不见其二。二来是对市场经济本质不太了解的缘故。

自从阿马蒂亚·森1998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以来,只有对经济学进展选择性失明的才会继续以效率的标准来衡量经济绩效,而学界的主流是将评价经济绩效的标准从单纯的数量指标转向质量指标。森教授后来在《以自由看待发展》一书中,把这话挑明了。也就是要从一项经济制度是不是增进了人的自由的角度来评价这一制度的绩效,对于人民公社制度也要作如是观。

经济学说效率高,通常是说帕累托效率。比方说利用市场机制可以在一定时间内赚100元,利用人民公社制度在相同时间内也可以赚100元,利用强取豪夺在同等时间内还是可以拿到100元。我们承认达成相同效率时,可以选择的制度有很多。但是我们绝对不可以认为选择“人民公社”制度就是市场经济的体现,按照这种说法,选择强取豪夺也具有效率上的优势,或者让一小撮人拍拍脑袋来安排经济事务没准也有效率上的优势,但这些显然不是市场经济。

真正的市场经济,定然有两个重要的基础,一是道德,二是法治。汪丁丁教授在《市场经济与道德基础》中反复论述过市场经济的道德基础的重要性,回应了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的命题;而吴敬琏在《呼唤法治的市场经济》中强调了另外一个基础。从古希腊传统到现代经济学的发展,可以看出之所以要强调市场经济要依靠“道德与法治”两条腿走路,其最终的目的也无非是为了维护市场经济捍卫“个人自由”的目标,这不仅是因为自由是目标所在,同时也是因为市场经济是自由的手段。

在市场经济制度下,是无法兼容所谓的“人民公社”制度的,它之所以能存在可能是因为历史上的遗留问题,而并不是因为它具有效率能被市场选择。其存在只能说明市场经济的“道德和法治”的两条腿瘸了或者断了,而不能说明这是市场经济的本质。乔文强调自主选择权,但周家庄乡的“人民公社”实践其实并没有个人的自主选择,首先是路径依赖并非自主选择,然后是要么是让干啥就干啥,要么是退出需要花费昂贵的代价。本文特此澄清,市场经济的基础必须是“个人的自主选择权”,而不是其他。

修改版发于只见其一,不见其二的“人民公社”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李华芳:市场经济的基础是个人的自主选择权


李华芳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思想库报告》主编,【读品】出品人。

  评论这张
 
阅读(146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