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两头不靠的“以券代薪”方案  

2009-02-12 10:32:50|  分类: 看不见的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头不靠的“以券代薪”方案

李华芳

杭州在发放消费券拉动经济方面走在全国前列。继拿出1亿元给杭州市民发放消费券,在3月初至6月底,杭州市有关方面还将向上海、江苏等地市民发放总金额达4000万元的杭州旅游券。并且还在研究教育券和培训券等的发放问题。除此之外,杭州市正考虑从市领导的工资、福利中切出10%,以“消费券”的形式发放。如果在市领导范围内成功推广后,这种做法还可能推广到杭州所有的公务员中,比例为5%10%

这一方案被称为“以券代薪”,并且首先从领导干部开始,表明了杭州的行政官员希望拉升经济的急切心情。但这一方案没有考虑两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以券代薪”是将工资的一部分变成了“消费券”,有强制消费的嫌疑。而市场上是现金为王,持有现金的选择范围要远远大于持有消费券。消费券只能用于消费,而现金不仅可以用于购买消费品,同样也可以购买教育产品、旅游产品等等。因此以券代薪方案是一种不公平的方案,这照顾了提供消费品的生产厂家,但却是以减少消费者的选择自由为代价的。是以,人们难免疑惑会为什么是“消费券”,而不是教育券、培训券、旅游券等等其他的选择?每个人作为消费者的时候,他的偏好都是不一样的,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把工资用于消费。而仅仅限定在消费券上,其他行业的从业者未必甘心。凭什么只是限定在消费上啊?大家会七嘴八舌吵到底应该发什么券的问题。但不管发什么券,都会对其他的行业产生影响。

还有,即便是发了消费券,这个消费券所规定的消费品种类和范围会有一个名单,那么如何挤进这个名单就会成为消费品生产商的目标。而掌管这一名单的人手里就有了相关的设租权,难免会滋生腐败。

第二,尽管只是部分“以券代薪”,何以要从行政官员首先开始呢?有人可能会说,官员应该做出榜眼。那么行政官员难道不会说应该先从其他部门开始,例如说先从教师开始,因为教师是模范。教师同样也会将矛头指向其他人,而且这种划分的标准也不一定会按照行业区分,例如为什么不是共产党员先以券代薪?为什么不是年满40周岁的人先以券代薪?对于减少自己选择权的事情,恐怕没有多少人会心甘情愿接受。如果非要从官员开始,似乎就变相承认了行政官员的薪资福利高于其他行业,因此就算一部分用于消费,还有其他的保障。

在谁应该首先带头“以券代薪”的标准上,并没有统一的意见。可能有部分人因为消费券往往提供一定的折扣,而其又急需某样产品,会有限度的赞成这一方案。但实际上,直接发放的消费券只要可以转让,就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因为如果一个人需要消费券,他可以从消费券市场上进行购买,而那些不需要消费券的人就可以利用市场机制出售,达成双赢局面。也就是说,只要允许自由交易消费券,就根本不需要“以券代薪”了。

总之,“以券代薪”方案要搞清楚问题是“用什么券代谁的薪”,但可想而知的是,用什么券没有统一意见,代谁的薪也会相持不下,是一个两头不靠的方案。其实在现有的条件下,要激活消费,就要将选择权交给消费者自己。而只要有消费券交易的市场,就不需要以券代薪方案。

刊于《新闻晨报》:李华芳:以券代薪是一个两头不靠的方案

【看不见的手】两头不靠的“以券代薪”方案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支持。


李华芳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思想库报告》主编,【读品】出品人。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