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官方的不一定是主流的  

2009-03-12 13:58:57|  分类: 看不见的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官方的不一定是主流的

李华芳 for 《东方早报》

中国的非经济学家们磨练出了各种区分“谁是主流经济学家”的办法,这些办法的核心是把自己不满意的经济学家先定位为“主流经济学家”,然后自己占住“非主流”的位置,对自己设想中的主流经济学家们发起攻击。但判断“谁是主流经济学家”并不是煮方便面,没那么容易。所以对主流经济学家的很多批评可能是弄错了对象。

在当下的中国,基本上你不能说自己是搞经济的,因为搞不好你就莫名其妙会成为所谓的“主流经济学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主流经济学家”在中国已经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了。就算在两会期间,所谓的“主流经济学家”也不得安生。 

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科轮集团董事长刘革新310日的小组讨论中提出:“主流经济学家的判断已经证明不行了,需要有一个民间独立的机构和他们进行质询,还要淘汰一部分经济学家。”并且主张“我们企业做的事情和主流经济学家的说法反其道而行就行了。”然后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张小济承认了“主流经济学家”的失败。 

从刘革新和张小济的对话里推断,刘想说的是“官方”的经济学家“不行”了,应该淘汰一批,让“民间”的来。张小济似乎也认同这种判断。但这种“官方-民间”的划分标准,在区分谁是主流经济学家方面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事实上,对于谁是主流经济学家,经济学界有一个同行评议的标准,一般来说使用以下五种兵器的可以算作“主流经济学家”。其一是“阿罗-德布鲁”均衡分析,意味着经济体制同效率不相关;其二是MM定理(莫迪格里尼-米勒定理),是说金融工具同效益不相关;其三曰科斯定理,说得是只要交易费用为零,经济制度与效率不相关;其四曰卢卡斯货币中性理论,卢卡斯提供的理论基准是长期看,货币政策与经济绩效无关;第五是BS模型(贝克尔-施蒂格勒模型),这一理论揭示出执法体制(只要有独立法庭执法并切实可行)同执法效率无关。当然或许还可以增加内生经济增长理论,真实经济周期理论等等。 

但无论如何,位置决定主流的判断方法是存在很大问题的。经济学者,按照芝加哥大学新闻处的分类,至少有这么几种:1,理论经济学者,包括做实证工作的;2,政策分析经济学者,包括搞调研的、做官的、以及对媒体发言的;3,企业经济学者,包括经营的、做咨询的。真正将所谓主流经济学者挑选出来的,当然不是因为经济学家当官,而是因为竞争激烈的学术市场。官方当然也有主流经济学家,例如劳伦斯·萨默斯是奥巴马政府的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而克里斯蒂娜·罗默是白宫经济委员会顾问,无论从发表的文章还是使用的经济分析方法,大概没有人可以否认萨默斯和罗默是主流经济学家吧。而与官方相对的民间,我们或可以理解为大学、独立智库、和企业或私人部门等,这些地方的主流经济学家比比皆是。所以刘革新和张小济关于“谁是主流经济学家”的判断标准是不足取的。 

而恰恰是因为“官方的就是主流的”这种判断根深蒂固,所以才会导致刘革新抛出此番言论。撇开判断标准不谈,刘革新倒是说出了实话,那就是中国的官方经济学家“照本宣科,没有深入实际”,更为重要的是“摸着领导的脾气做研究”。如果学术是不够独立的,是为政治服务的,是长官意志的婢女,那无法构成决策的参考再也正常不过了。但即便是独立的经济学研究,也未必能够预测形势,因为主流经济学的任务是在解释世界,对于预言未来的经济趋势基本也是无能为力的,那更多是拿着水晶球的巫师应该做的事情了。 

但要使更多人理解“官方的不一定是主流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真正的问题并不是出在“主流”标准上,而是在于“官方”的姿态上。如果政府决策仅仅是依据政府支持的经济学家的意见,那么这些经济学家的失败只能表明政府目前的经济研究资助方式的失败,从另一个侧面也暴露了现行政府体制的缺陷。 

诚然应该赞成民间研究机构的发展壮大,但官方要做的并不是加大扶持民间研究机构,因为很显然在转变观念和体制之前,扶持民间机构就等于扩大官办的范围。官方应该彻底转变观念,大力削减官办研究机构,改革这些研究机构的体制,使之不再为“官”服务而为学术奉献。同时应该松绑民间研究机构,而不是担心“颜色”问题限制其发展,反而使之继续变成长官意志的受害者,而无法提供独立研究为决策服务。对于官方而言,本就应该博采众长,而后作为专业决策者的政治家运用政治决断力来判断形势并决定下一步的行动。而要达此目的,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创造各类研究机构相互竞争的市场体制,通过学术竞争的方式把真正的学术成就呈现出来。 

【看不见的手】http://lh4.ggpht.com/_EaZFfn7rVIc/SWF_VIeO3vI/AAAAAAAAAto/BO8c3_H9yX8/s144/ttr.jpg支持。


李华芳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思想库报告》主编,【读品】出品人。 

更多相关:
  评论这张
 
阅读(8105)|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