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金融城事13】户籍新政能否吸引人才?  

2009-03-27 08:59:35|  分类: 看不见的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融城事13】户籍新政能否吸引人才?

李华芳 @ 上海证券报·金融城事专栏

2009年春天,上海市继海外抄底金融人才后,在金融中心建设过程中又为吸引人才新开了口子。223日,上海市政府通过沪府发〔20097号文,向各区、县人民政府,市政府各委、办、局下发了《持有<上海市居住证>人员申办本市常住户口试行办法》(下称《办法》)。根据《办法》持有《上海市居住证》累计满七年以上人员,可有条件转为上海市常住户口,但相关申办将实行年度总量调控。 

这里所有的“有条件”至少包括四项基本条件:申办人员需要在持证期间,按规定参加上海市城镇社会保险满七年;依法在上海市缴纳所得税;在上海市被聘任为中级及以上专业技术职务或者具有技师(国家二级以上职业资格证书)以上职业资格,且专业及工种对应;以及无违反国家及上海市计划生育政策规定行为、治安管理处罚以上违法犯罪记录及其他方面的不良行为记录等。但即便是达标,也不一定就可以转成上海户籍,还需要考虑当年的名额总量,但对于名额总量,目前还没有细则规定。 

尽管如此,这还是给在上海打拼多年的非上海户籍的人士一个希望。根据估计,上海目前有600万非上海户籍人口,但第一轮大概只有3000多人才能从中获益。而艾瑞迪(James T. Areddy)在“中国日志”(China Journal)的一篇文章中指出,这个《办法》的试行期为三年,是一个短期方案,并且只有在汽车、航空、机械、航运、工程和金融领域工作的人员有资格提出申请。上海市政府仿佛认为只有这些领域内的“人才”才算是“人才”。 

那么,一个限制总量、控制行业、并且只试行三年的《办法》真的能够吸引人才源源不断涌向上海吗?这一户籍新政能为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添砖加瓦吗?答案都不确定。事实上,探究此《办法》出台的前因后果或许有助于我们理解政策背后的真正含义。 

首先是因为上海市人口老龄化的趋势逐渐明显。随着20世纪80年代末城市人口下降,上海开始逐步放宽定居的政策,欢迎外地及海外人才到上海公司工作。其中最主要的理由是让新来的工作者缴纳养老金,以弥补原有养老金的缺口。因为老龄化意味着老年人越来越多,但年轻人或者说工作者少,这样需要养老的钱越来越多,但缴纳的养老金却不见增长。养老金缺口势必越来越大。所以放宽定居(而非户籍)政策就有这方面的考虑。 

1994年,上海推出所谓的“蓝印户口”,用以配套购房落户政策,也旨在推动上海房地产市场的发展。因为房地产作为支柱产业,为上海的地方财政提供了巨大的收入。当时总计发放了42000份蓝印户口。但这种做法和楼市的价格涨跌紧密相关。2002年楼市过热,上海就停止了这一做法。也就是说蓝印户口政策前后维持的时间近8年。而此番户籍放闸的《办法》期限是3年。而且相比于购房落户而言,此番入户限制显然更为严格。 

不过,试行《办法》的好处是会鼓励更多办理居住证,而办理居住证也就意味着为上海缴纳养老金,有助于政府缓解养老金缺口上的压力,因为不然政府就需要动用财政去补贴养老金的缺口。但使用《办法》来鼓励居住证进而鼓励缴纳养老金但实际上并不一定能落户的做法,更类似于“拆东墙补西墙”的策略。对于办理居住证满怀落户憧憬的人才而言,未必是一种公平的制度,某种程度上与政府希望彰显的吸引人才的态度并不一致。更多会被认为是一种急功近利的做法,而非真正对人才放开怀抱。这对于金融中心建设而言,尤其是明确了人才先行的策略的上海而言,恐怕不能算是一个巧妙的招数。 

当然,上海在认定人才方面,标准向来非常苛刻,在这个拥有1900万人口(这已经包括了户籍人口和非户籍人口)的城市中,只有11%的人被认为是所需的人才;而在纽约、东京和香港,这个比例分别是24%34%21%。也许这也表明了上海与上述城市之间的差距。大规模放开户籍是不是一定会导致所谓的城市福利压力呢?至少就纽约、东京和香港的经验来讲,是不一定会导致城市福利压力的。 

也就是说,至少将人才的比例提高至20%,应该是上海一个可以企及的目标。上海可以在放开户籍方面更进一步,例如让企业和社会组织自己来认定人才,交由政府备案即可,因为这些市场上的组织比政府更懂得什么是人才,而政府挑选人才的标准又未必适合企业。所以交给市场来挑选人才,然后政府来备案,可能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同时需要去除的顾虑是,放开户籍制度虽然会增加城市福利供给的压力,例如要在教育医疗方面有更多支出,但同时也要意识到这些新增的人才将会为城市创造更多的好处,他们缴纳的税收带给城市的收入可能远远大于上海市财政的支出。 

参考文献:

陈中小路,2009,上海发布户籍新政,《财经》,2009223日。http://www.caijing.com.cn/2009-02-23/110072654.html

James T. Areddy2009,上海在户口长城上开一个小口子,《中国日志》,http://chinese.wsj.com/gb/20090224/chj135408.asp

 

【看不见的手】http://lh4.ggpht.com/_EaZFfn7rVIc/SWF_VIeO3vI/AAAAAAAAAto/BO8c3_H9yX8/s144/ttr.jpg支持。


李华芳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思想库报告》主编。

更多相关:

【金融城事12】立法推进建设,创新引领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