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胡乱翻书2009年4月  

2009-04-29 10:29: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000元征文比赛火热进行中……点击详情

 

3 郭国庆,2001,现代非营利组织研究,首都师大出版社。

现代非营利组织研究 

这本书有点老,但提供了一个非常独到的视角。与通常认为NGO大量的经费来源与捐赠不同,其研究表明私人购买是最重要的来源,其次是政府经费,最后才是社会捐赠。但这个视角遗漏的问题是,没有将义工的工资水平折算到收入里面。李连杰的1基金,其筹集的钱并不是最多的。但其动员的义工数量规模巨大,而如果将其按照平均工资折算的话,就是一笔很大的收入了。

 

2 张春,2007,美国思想库与一个中国政策,上海人民出版社。

美国思想库与一个中国政策 

这本书有两个好,一是基本覆盖了2004年之前中国对美国思想库研究的相关文献;二是只是聚焦在一个很小的点上,即思想库对一个中国政策的影响。台湾问题一直以来就是国际关系领域的热门话题,所以要推陈出新恐怕不是那么容易。但从思想库对政策制定影响的角度来看待台湾问题,这是一个新了。

 

不过大量的对美智库的研究,几乎都是从政治学-国际关系角度来进行的,而缺少从社会学-NGO这个路径来进入,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或者这意味着一个新的领域?

 

1 姚洋,2008,作为制度创新过程的经济改革 ,格致出版社。
作为制度创新过程的经济改革
在全要素生产率提高有限,而人力资本提升又无法解释剩下的增长时,制度就浮出了水面。而抛开计划还是市场这样的问题,更贴近实际的观察可以说是政府与市场主体之间的关系。不管是产权制度的改革,还是中央与地方的分权,都涉及到政府定位的问题。姚洋在《作为制度创新过程的经济改革》一书中,就将解释聚焦到了政府问题上。

姚洋借用奥尔森的“泛利性组织”的概念,来喻指中国的政府部门。姚洋给泛利性政府的定义是:泛利性政府是指其利益和社会整体福利大致重合的政府。当然,姚洋对“社会福利”做了一定的限制。例如社会福利既可以指全社会同意扩大生产,或者说全社会同意搞再分配等。但总而言之,泛利性政府的目标与全社会福利的帕累托改进是一致的。姚洋借用这一泛利性政府的概念,指出中国政府就是一个“泛利性政府”(姚洋也在其他场合使用“中性政府”的概念),因为其包含所在社会较大部分,并且政府的动机显著不同于那些仅代表社会较小部分的集团的动机。

 

姚洋认为可以从政治基础、利益集团、信念体系、和外部竞争四个方面来理解为何中国政府是一个“泛利性政府”。政治基础或者说政治合法性要区分不同性质的政府,对于民主政府而言,其具有“基于民主程序的政治基础”;而对于集权政府而言,其政治合法性来自于“基于经济表现的政治基础”。姚洋所做的这个区分在一定程度上是成立的。姚洋所说的泛利性政府是因为改革三十年间中央凝聚了“增长共识”,正好符合全社会的福利目标。但集权政府的政治合法性来自经济增长只是在一定的阶段是有效的,例如说在人均收入较低的情况下成立,当人均收入超过一定水平后,人们会更关注分配而不是扩大产出。事实上,即便在人均收入很低的情况下,分配方案也得到很大的关注。而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是不是全部可以放在这一个“特定的政治合法性不断得到确认的阶段”,也就是说社会福利并不主要关心分配而是集中在扩大产出的阶段?这同样是存在疑问的。因为社会福利目标的选择,并不是说目标表现出来的选择就一定符合社会福利目标,而关于这一目标,必须经过一套“民主的程序”。正是在这一点上,姚洋背离了奥尔森开始的定义。

 

姚洋自相矛盾的地方还在于对信念体系的分析,一方面姚洋认为中国政府目前是贤人治国模式,其核心思想来自于“儒家”传统。但另外一方面,姚洋又认为“由于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因此对中国政府的讨论也是对中国共产党的讨论”,同时姚洋认为从3500万党员人数增加到7000万,其增加的主要是精英分子,更有可能符合贤人治国的要求。但这里的问题是,共产党所信仰的“共产主义”与儒家传统是全然不同的信念体系,贤人治国的模糊概念不能弥合两者之间的重大差异。

 

总体而言,把中国政府定位成“泛利性政府”可能是不合时宜的。单纯就泛利性政府的概念而言,如果政府的目标是促成社会福利的帕累托改善,意味着挑选社会福利目标的过程与挑选政府的过程应该是同一个过程,或者一个过程的两个方面,而不存在一个独立于挑选社会福利目标的政府可以符合泛利性政府的特征。挑选社会福利目标的过程可以是民主的,也可能是集权的,对于不同的社会群体而言,两种机制可能都存在。姚洋用很大篇幅论述了泛利性政府的各种限定条件,并将中国政府定位为泛利性政府,但在论述中国社会福利目标的选择方面,缺少有力的论证来支持泛利性政府。

姚洋著:《作为制度创新过程的经济改革》,格致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11月,38元。 

更多相关:

胡乱翻书2009年3月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