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民间资本往何处去?  

2009-09-22 08:23: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间资本往何处去?

李华芳

 

当下,金融危机似乎成了“国进民退”的一个好借口。这一借口又伴随着“产业升级”的大旗。由于对产业升级的理解基本上还处于“做大规模”的阶段,这就导致部分民营中小企业“被国有化”,以便实现所谓的“规模优势”。但“被国有化”真的能带来更高的效率吗?

 

最近在山西省,出现了煤炭行业的大重组。200892日,山西省政府颁布《关于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意见》,煤企整合被提上日程。按照山西省重组规划,重组完成后,山西省拥有企业主体的煤炭企业数量将从现在的2200个,缩减成100个左右。对现有民营煤矿实行国有控股,将形成2-3个年生产能力达到亿吨级的特大型煤炭集团,3-5个年生产能力在5000万吨以上的大型煤炭企业集团。此举意在推进“大煤炭经济”,背后的意思是,数千名山西“煤老板”要么被迫成为大型国有煤企的小股东,要么从煤炭业退出另谋新的投资领域。

 

“产业升级”当然会淘汰一批效率低效益差的企业,这是正常的市场过程。但眼下的煤企重组却让人看不明白,因为并不是效益好的并购效益差的,而是规模大的吃了规模小的。产业升级的思路被转换成了“做大就是升级”。然而做大与做强不是一回事。而大型的往往是国有企业,中小企业在一开始就因为各种政策与金融服务方面的限制,在发展规模上收到限制。当然也不能排除在监管空缺地带,民营煤企在追求利润最大化的过程中不顾企业伦理的短视行为,例如使用童工、污染环境、矿难频发等。但普遍而言,国有化的低效率是市场经济改革之前的历史教训,不可不查。而且民营企业的这些短视行为在国有化之后是否就能得到解决呢,同样是存在疑问的。

 

借着“金融危机”,打着“产业升级”的旗号,实行事实上的“国进民退”,这将在未来扭曲中国的经济结构。首先,在“国进民退”的领域,一方面是低效率的国企进驻,尽管不能排除个别企业的确有可能获得改进,但大部分企业要么陷入效率低下的窘境,要么是依靠行政干预获得所谓的市场份额,而压制市场竞争,这将损害社会的整体福利;另一方面,这一领域内民间资本几乎没有“用武之地”,被排挤在该领域之外。这也是何以煤老板尽管手上有钱,也不得不被迫转向其他的领域。

 

其次,在其他的地方,例如煤老板要用钱投资其他的领域,他们有好的去处吗?答案也不容乐观。决策者时常担心房地产和股市有泡沫,但是对于其他的投资渠道限制较多,或者是政策方面的限制,或者是政府的财政刺激计划挤占民间资本的投资机会等,等于变相鼓励民间资本只能进入资产市场,从而进一步推高资产泡沫。而要解决资产的泡沫问题,至少部分取决于投资渠道的进一步放开。

 

经济要从全局看,局部的限制和失衡就会导致另外的失衡。要使得经济获得可持续的发展,解决民间资本的投资难问题刻不容缓。除了反思“国进民退”之外,更要创造机会实现“民进国退”,例如放开重大项目建设、降低微观金融服务门槛,允许民资进入。而且即便在“国进民退”已成定局的领域,也尽量采用“国有民办”“责任承包”等形式,来发挥“民间”的活力,推动经济的增长。


 

“煤老板”的钱能往何处去 刊于 新闻晨报

 

 

看不见的手 poweredby  民间资本往何处去?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  。  

【读品】公益图书馆项目,正在筹集第一期3年共50000RMB的经费,目前已经筹集了7168.18RMB。欢迎一起来帮助这个项目成长。

 

  评论这张
 
阅读(42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