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资本主义失败了吗?  

2009-09-28 17:50:30|  分类: 缓慢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资本主义失败了吗?

李华芳

资本主义失败了吗?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

 

此次起于华尔街次贷风暴的金融危机,对现有的经济理论和操作实践提出了双重挑战。尽管政治家们迅速选择了凯恩斯主义及其各种变换形式的经济拯救方案,但对于危机的原因至今仍然没有统一的意见。

 

在众说纷纭的解释中,有三类突出的方向:第一类解释偏重从个体的微观动机出发,追逐利益最大化导致的贪婪以及错误估计经济形势而提高风险偏好,导致了个体行为不谨慎,使得“贪婪-欺诈-无知”的链条得以形成,麦道夫案的爆发更加印证了这种解释。但经济学的分析通常不谴责人性的弱点,而恰恰是基于这一本质来拓展理论的,因此单纯谴责金融家们的欺诈和人性上的贪婪,并不能满足经济学的解释。个体微观动机的解释也可以回答何以一开始的经济刺激政策并没有取得应有的效果,流动性依然缺乏的原因。这是因为企业通常在危机时期倾向于修复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使之恢复平衡,也就是说,企业会将获得的贷款和财政援助用于偿还债务而不是扩展生产。

 

第二类解释则侧重宏观角度,尤其是从长时段经济周期变动的角度,试图说明美国的经济衰退属于周期性波动。网络科技兴起将美国从1970年代的经济式微中带出,到网络泡沫破灭经济陷入低谷,再到房地产及其相关金融衍生品发展重现另一波繁荣,直到次贷危机,这符合周期性波动特征,并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但这一类解释迅速遭到质疑是因为本次美国遭受的危机之大仅次于大萧条时期,而且这一类解释也没有回答次贷危机爆发的动力何在。

 

第三类解释表达了对政府监管缺失的不满。不管是从表面上指责金融衍生品过于复杂,还是直接谴责政府放任金融界的肆意妄为,都倾向于将导致危机的责任归咎于政府监管的疏忽和无能。大部分谴责格林斯潘宽松利率政策的经济学家都毫不例外对伯南克的谨小慎微表示了失望,这也被用来解释政府在后续的救市过程中捉襟见肘的窘境,因为这一类解释认为经济主体对政府监管的失望情绪蔓延,进而对救市措施的信心凋敝。

 

波斯纳的新书《资本主义的失败》主要呼应了第三类解释,尽管本书批评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缺陷,但波斯纳的主旨却在于对政府监管不到位的批评。有必要说明的是,波斯纳的新书原名是《A Failure of Capitalism》而不是《The Failure of Capitalism》,意思是2008年以来的危机仅仅是“资本主义的一次失败”,而并不意味着“资本主义的整体性和永久性失败”。否则人们就会误解,以为作为保守主义者以及新古典经济学的拥趸的波斯纳法官其学术思想发生了“巨大的转折”。而实际上,波斯纳仅仅是承认市场经济具有内在的不可避免的系统性风险,但他认为这一类风险有了大萧条时期的教训,如果配以谨慎而又及时的监管,是可以避免此类风险再次发生的。因此,其落脚点还在于对政府的批评,符合其一贯的立场,并不能认为他的学术思想发生了多大的转变。

 

波斯纳首先指出了此次金融危机的直接原因是由于高风险的贷款和个人储蓄不足导致的。但波斯纳明确表示对谴责个人动机的第一类解释的不满,他对“理性的失败或者金融经理们的缺陷构成经济崩溃的主要原因”持怀疑态度(62页)。这是因为个人的效用最大化行为总是存在的,这一类行为并没有发生特别大的变化。正如波斯纳进一步指出的,经济萧条的社会成本处于金融机构和个人的理性自利决策之外,单个个人和企业对防范经济危机的发生完全无能为力。这些机构聚集起来的自利决策可能导致的系统性风险会引致经济危机,而政府具有能力来防止该结果的发生。但可惜的是,政府并没有那样做。“这是政府的重大失败,由此放任了金融市场的破产,进而给整个经济带来了灾难性后果”(83页)。

 

如果这一说法还稍嫌模糊的话,波斯纳用一个擅长的法与经济学的例子进行类比,让读者更清楚明白地了解了,在政府监管手段不管是行政手段还是法律手段缺失的情况下,微观主体行为的外部性导致市场的系统性缺陷可能引致严重后果。假如说政府对污染损害完全不提供任何监管和救济,那么理性的利润最大化的厂商在决定其污染程度的时候,就不会考虑污染对于那些和他们没有现实或潜在契约关系的人的影响,结果就会导致污染损害变得极其巨大,甚至整个社会承受的环境成本要远远高于这些企业的获益。波斯纳认为,金融市场的情况与此类似。

 

行文至此,波斯纳其实已经明确了其立论的思路和解决问题的落脚点。所谓“资本主义市场体系的一次失败”是因为“个体行为的外部性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监管”所致。到目前为止,经济学界自然不否认监管的重要性,不过对于2008年危机是否应该归咎于监管则有不同的看法。当然即便是为监管部门进行辩护的人,也承认对金融衍生品创新的监管存在漏洞,但他们对监管部门的批评基本是隔靴搔痒,甚至还带有一丝辩护意味。而波斯纳则全然不同,他对监管部门的批评是一针见血的。虽然波斯纳并不否认此次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是私人金融机构的行为造成的,但在私人部门和政府部门谁该为危机负更多责任方面,波斯纳明确认为后者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

 

甚至在批评了布什政府以及昏睡的经济学界后,波斯纳意犹未尽将格林斯潘也纳入批评范围,格林斯潘实行的低息货币政策被认为助长了泡沫的形成和危机的发生。波斯纳甚至说“失败的种子早在始于1970年代的放松银行和信贷监管的运动中就已经埋下了”,旨在说明政府应该对金融危机负主要责任,特别是已经有了大萧条的教训的情况下,更是如此。波斯纳进而分析了政府监管部门何以未能及时警觉并吸取教训采取有效措施,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监管者偷懒,将“自由市场”变成了意识形态加以信奉,而忘记了市场自我修正需要时间和成本,无法一次性调整到位。

 

如果资本主义是指自由市场至上主义,那么资本主义在理论上就立于不败之地,就像它在现实世界中从来没有成功一样。部分经济学者对偏向自由市场立场的波斯纳批评自由市场表示惊愕,或许是因为他们过于极端和理想化了。在法律实务部门的丰富经验促成了波斯纳经验主义和实用主义的态度。从左翼的干预主义到右翼的自由至上主义,不管哪一个极端都是错误的,迄今为止也没有哪一个被证明是正确的。前者低估市场的优点,后者趋于夸大市场的优点,而当下的宏观经济学理论已经形成了一个处于两个极端之间的宽广区域,政策选择应该面向更加实际的考虑。经济学家的研究不应该陷入意识形态的争论,“少谈主义,多谈问题”,波斯纳尽管没有引用胡适的原文,但表达了相同的见解。事实上,正如波斯纳所说,这本书是“卑之无甚高论”。

理查德·波斯纳著:《资本主义的失败——08危机与经济萧条的降临》,沈明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8月第一版,29元。

刊于《财经》[书评]资本主义失败了吗?

 

【读品】公益图书馆项目,正在筹集第一期3年共50000RMB的经费,目前已经筹集了7168.18RMB。欢迎一起来帮助这个项目成长。

 

  评论这张
 
阅读(1154)|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