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执其两端而用中:奥斯特罗姆的诺奖贡献  

2009-10-14 09:29:15|  分类: 稀缺的大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执其两端而用中:奥斯特罗姆的诺奖贡献

李华芳

执其两端而用中:奥斯特罗姆的诺奖贡献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 

贝克尔的学生列维特在埃莉诺·奥斯特罗姆获奖之后,写了一篇博客,声称自己之前从来没有听过奥斯特罗姆的名字。列维特甚至暗示,奥斯特罗姆的获奖会让经济学界恨得咬牙,因为这就相当于让一位政治学家挤占了经济学家的诺奖名额。

 

让我们原谅列维特的无知吧,奥斯特罗姆获奖是名至实归的。首先,其他学科的学者挤占诺贝尔经济学奖名额这件事情不是没发生过,2002年的卡尼曼是心理学家,1998年的阿马蒂亚·森也是一位伦理学家,1993年的福格尔是历史学家。更不用提公共选择理论的创始人1986年的布坎南了,他的身份也很难单纯认定为经济学家。另外,但愿列维特不是嫉妒诺贝尔经济学奖历史上首次颁奖给女性。

 

事实上,奥斯特罗姆的贡献使她当之无愧领受诺奖。为了解释她的贡献,让我先从一个身份的故事说起。三年多前,我和几位朋友在上海滩发起了一个公益项目,叫做【读品】。这个【读品】项目专注于推动“阅读记录分享”,简单来说就是免费为社会提供书评和公益读书沙龙活动,至今为止仍然在成功运行。而按照经济学的说法,【读品】这样的公共服务,其维持运行的模式大体有两种:一种是市场化,将【读品】产权“丁是丁板是板”界定给私人来运行,会更加有效率;另外一种模式是“国有化”,或者被政府吸纳,由政府来运行。但现实的情况却是,【读品】采用了非政府组织的公益项目形式,而且运转有效。而奥斯特罗姆的获奖贡献恰恰是解释何以像【读品】这样的自组织能有效运行。

 

真实世界比想象得要复杂。奥斯特罗姆显然秉承了1991年诺贝尔奖获得者科斯的“真实世界的经济学”的伟大传统,对真实世界里发生的各类自组织模式的广泛考察,使得她具备超越一般经济学家的视野,连接起波兰尼的“社会秩序理论”,提出了“多中心治理”理论。其核心就是,在私有化和国有化两个极端之间,存在其他多种可能的治理方式,并且能有效率的运行。她和她的丈夫文森特·奥斯特罗姆所建立的“多中心研究网络”已经遍及世界各国,他们建立的美国印第安纳大学政治理论与政策分析研究所,在国际政治学界、行政学界以及经济学界都有重要的影响。制度分析与发展框架、多中心治理、复合共和制政治理论、民主制行政理论以及“公共池”类资源的自主治理理论,都是其重要的学术贡献。

 

如果说真有什么让人吃惊的话,那就是何以妻子获奖丈夫受冷落,应该声讨诺贝尔经济学奖委员会“挑拨夫妻关系”。因为其实是夫妻两人合作调查了洛杉矶的水资源协会和尼泊尔的农地灌溉系统,这是一系列后续实地案例研究的起点。此后是对印第安那州警察部门、阿尔卑斯山草地、日本公用山地、西班牙韦尔塔和菲律宾桑赫拉等一系列案例的研究,使得奥斯特罗姆确信在“私有化”和“国有化”两极之间,存在着一系列自组织行为,并提供对公共物品的有效治理。

 

奥斯特罗姆获奖后,有友人在推特上要我们学经济的用一句话概括下诺奖得主的贡献,我当时就写到:不同制度如何影响公共选择形成集体行动。实际上,也可以概括成“公共物品或服务如何通过自主治理的获得成功”。所谓“公共物品”,大体是说使用的时候不具备排他性,也就是我用不影响你用,简单的例子是路灯并不会因为照亮了我的路就不照亮你的路。这就容易导致一个问题,既然人人可以用并且几乎不用出什么成本,一旦有人提供了其他人就可以搭便车,那么理论上就没有人愿意首先提供。或者说对于一块“公地绿地”,如果不受约束又无须承担成本,那么理性的牧民都会倾向于多放牧,结果导致绿地变沙漠,出现所谓“公地悲剧”。

 

如何防止公地悲剧呢?之前的说法是要么政府通过征收“庇古税”或者设置限制政策等方式加以管制,要么就是对产权进行清楚界定划归私人经营。奥斯特罗姆通过脚踏实地的研究,表明通过私人合作来管理“公共物品”或“公共资源”是可以成功的。在《公共事务的治理之道》一书中,奥斯特罗姆对“公地悲剧”、“囚徒理论”和“集体行动逻辑”等理论的探讨,就揭示了上述朴素的道理,也就是说在特定社会里的人,会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缔结不同的合约来进行有效自治。这固然拒斥了政府的“利维坦”倾向式的做法,也拓展了市场之外的组织之道。也许有人会说,奥斯特罗姆是不是潜在的为集体主义或者其他形式的集权辩护。其实并非如此,因为当中重要的一条是“自治之道”。

 

真实世界的经济学带给奥斯特罗姆的启发是,需要“执其两端而用中”的“中庸之道”。在私有化和国有化之间有无数中间状态,在特定的社会情境中自组织的集体行动正在有效运行。但如何判定这些中庸之道的适用情境,的确构成奥斯特罗姆的一个挑战。比如说在以色列政府可以将消防私有化,那么在北京就不一定能使用;而日本城市保洁街道维修等服务采用政府向私人企业购买的形式,则被各国城市广泛接受。也就是说,公用事业民营化有些可以学习,而有些却不能。

 

奥斯特罗姆的理论受“真实世界的具体约束条件”影响极深,而探究那些具体的约束条件,固然是科斯提倡对真实世界的经济解释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却无法指明一种在当地有效的治理方式是不是同样适合另外一个地方。不过,这或许是实践者的任务,只有他们才能体察到制度的细节之处,从而发展出适合自己的治理模式。而对于奥斯特罗姆这样的学者而言,指出在私有化和国有化的两极之间存在其他的可行自治道路,就足够激发更多的学术研究空间了。


附:09诺贝尔经济学奖奥斯特罗姆作品一览

相关文章:恭喜威廉姆森和奥斯特罗姆获2009诺贝尔经济学奖

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意义

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