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为千亿民资寻找出路  

2010-01-07 09:49:00|  分类: 看不见的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间资本往何处去?

李华芳

 

最近在温州出现“民资回乡”的现象。2008年末温州市银监会的测算,温州民间资本高达6000亿元之巨。而2009年这一数据可能更高,活期存款的急剧增加表明民间资本出路难寻。民间资本何以回乡?理由并不复杂。首先,原本投资海外的民间资本受金融危机的影响,收益下降,风险增大,所以选择回流国内。其次,在外省市的投资,一则由于国家的经济刺激计划被不断挤出,最明显的是诸多温州商人在山西煤矿上的投资由于这一轮“国进民退”被迫退出了山西市场;二则巨额经济刺激计划不可避免推高了资产泡沫,使得股市楼市的风险增大,于是有部分资金从中撤出回乡。如此一来,其账面上的直接表现就是短期存款激增。

 

这也说明在全球救市中被认为最成功的中国,温州的民间资本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出路,不免让人心生疑惑。按照常理而言,巨额的经济刺激计划将会带动民间资本参与投资,从而释放民间资本的活力,提高资本配置效率,进而推动经济复苏回暖,并走向下一轮的增长。现在这件事情没有发生,温州民间资本反而彷徨无措,的确耐人寻味。常理上,资本可以办实业、炒楼市、入股市等,更不用说形式多样的金融化使用。无论是何种方式,其带来的收益都将会超过存入银行获得的利息收入。当然投资总是有风险的,但更大的风险其实是有资不能投,因为这彻底压制了资本获益的天性。

 

这种天性受抑的情况并非今日才有,中国的市场结构里早就蕴藏了对民间资本的天然不利因素。回顾早年间温州资本何以出走国外,不应该忘记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也是国内无路可去,或者能去的路上满是荆棘,换句话说,成本太高。对地方市场分割造成交易效率损失的相关研究表明,前往国外的投资成本要远远小于在国内的投资成本,因为民间资本在国内的地位很低。这种崇洋媚外的地方招商引资策略也催生了一大批英属维尔京和开曼公司,其实都是民间资本无非是转一圈就能享受超国民待遇,何乐而不为呢。我有个在浙江义乌做小商品生意的朋友,他大致测算了一下将一个集装箱从义乌运到北京的成本要比从义乌运到南非的成本高出2000多元,而且非洲的需求还大一些,理性的考虑没办法不选择出走。

 

当然今时不同往日,国际市场受经济危机影响变得疲软,市场需求下降导致利润下滑,并且同行竞争激烈也使得出走海外的民间资本边际收益下降,回乡同样是理性选择。问题是温州民间资本之前的表现是,炒楼炒股炒煤炭金属,各行各业表现突出,为什么现在反而彷徨无措。为什么不继续进入楼市,为什么不继续买卖股票,为什么不继续经营煤矿?答案依旧简单,是因为巨大的经济刺激计划产生的流动性资金大量涌入楼市股市,推高泡沫风险,理性之选就是退出观望。而之所以不能继续经营实业,则是因为国进民退浪潮将民间资本挤出了原本的投资渠道。中国的投资渠道本来很多,但国企垄断了一块、外资优惠了一块、政府投资挤出了一块,给民间资本的渠道就所剩无几了。

 

要拓宽民间资本的投资渠道,除了给予各种资本同等待遇之外,更要创设有利的投资环境。例如中国一直要鼓励创新,但配套的资本市场没有建立起来,而大量的民间资本恰可以为创投提供资金支持。目前只有《证券投资基金法》而无《产业投资基金法》的局面亟待改变,或修订为一部大基金法,或直接出台《产业投资基金法》,以便从制度上为民间资本拓宽出路。

  评论这张
 
阅读(58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