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K街观察08不可抗拒,可以减免  

2010-12-14 09:08:00|  分类: K街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K街观察】8不可抗拒,可以减免

李华芳

萧伯纳说人生有两件事情不能抗拒:死亡和税收。为了对抗死亡,人们发明了各种药物和医疗手段,以延长生命;而为了对抗税收,人们则发明了预算制度,并且进行各种减免税收的努力。这些努力中,K街智库的方式是极其给力的。

预算制度实际上是针对已经交上去的税收而言的,对此的考虑有几点。先不说有效使用财政支出,起码的,要合法负责的使用。回顾美国人对这个问题的争议,就会发现“合法使用”这一点在罗斯福新政之后不久就被提出来了。新政意在对付大萧条,但显而易见的后果是扩大了政府开支。既然政府开支扩大了,照美国人从建国之父们那里传下来的思想,当然是要找平衡机制。通过立法去规范政府对财政的使用,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做法了。

不过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新政时期,政府扩大开支的冠冕堂皇的借口是为了“公共利益”,但这公共利益到底谁说了算,才是最关键的问题。1936年的时候,何聆朋(Pendleton Herring)在他名作《公共行政和公共利益》中率先对新政发难,并且旗帜鲜明的指出,财政开支走预算,预算必须法定。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这种看法。另一位当时著名的政治学家费睿德(Carl Friedrich)就表示了反对意见。他的看法并不是不同意预算法定,只是说如果行政机构内部不同通过专业化分工和实行职业标准,法定预算要真正落实将是成本极其昂贵,或许就行不通了的。然后冯荷漫(Herman Finer)跳出来为何聆朋辩护,说如果仅仅依靠内部权力来控制的话,结果必然会走向腐败。因此外部制衡是必不可少的,不仅应该预算法定,而且公众监督也必不可少。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回顾1930年代中期到1940年代末的这些争议,不仅是想指出围绕预算、政府开支、公共行政的不同意见,更是想表明美国人对大政府的警惕是一以贯之的。而外部监督显然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K街智库又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正如我在《要么少交税,要么多给权》(刊于《南方都市报》2010年11月24日)一文中提到的CATO研究所一样,不仅从自身的研究出发得出有限政府的结论进而上国会作证词影响立法从而到达约束政府开支之目的,也通过联合媒体进行公众监督。这是对已经交上去的税收而言的。

实际上,更大的努力是争取不交、少交税,也就是所谓的“抵扣”和“减免”。那么K街智库在这个过程里的作用又是什么呢?比较容易想到的,依旧是鼓与呼,毕竟这是智库的功能所在。但除了通过鼓与呼影响国会和大众之外,其实智库本身的存在也是一种“努力”,甚至这种努力是更加实打实的努力

为什么这么说呢?理由是这样的:通过成立智库这一努力,可以获得税收减免,以及捐赠抵扣。一般而言,智库是登记在美国国内收入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组织机构条例501(c)下的免税(Tax-exempt)组织。具体而言,501(c)条款下共有28类组织,智库一般根据501(c)(3)设立。但这里面需要注意到是,智库不能介入实质性的行动,例如进行直接的游说等,而是只能守在研究、教育和传播等领域内。

事实上,通过设立智库和其他501(c)组织,就相当于把原来要交的税,从政府口袋里掏回到了社会,或者说民间。而且又可以通过智库继续鼓与呼,来增强对政府征税和开支的进一步约束。更有意思的是,这些鼓与呼又可以吸引捐赠并且获得税收抵扣,从而进一步减少流向政府的税收。是以,税收即便不可完全避免,但却可以通过如此层层递进的效应,得到减免,这正是k街智库给力的理由。K街观察08不可抗拒,可以减免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