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汪晖抄袭门”的严正声明  

2010-04-16 23:17:00|  分类: 【读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品】关于卷入“汪晖抄袭门”所引发的系列事件的严正声明

 

今天,我们【读品】几位负责人和组织者,代表【读品】网刊编辑部和豆瓣【读品】活动的主办方,也是代表【读品】这个品牌,发表这个严正的声明。近几周以来,由于汪晖抄袭门的发展,【读品】以及部分【读品】小组成员,在不经意之间被推到了网上争论的风口浪尖,被某些人冠以种种不实之词,被称作专门反对汪晖的毒品车间。很多诬陷之词在网络上以讹传讹,因此我们不得不辨,亦不容不辨。

我们有必要先将【读品】这个品牌所指称的诸项事务介绍清楚。第一,【读品】是一份关于读书的电子期刊(过去几年都为半月刊,从2010年起改为月刊),创刊于20062月,至今已经发行95期,现任主编为周鸣之。【读品】所有过刊都可在网上(http://www.verycd.com/topics/2809555/)免费下载。第二,【读品】是一系列讲座和沙龙活动的组织者和主办方。从2007年开始,【读品】先后与上海季风书园、意大利领事馆、上海长宁区图书馆、上海作家协会等机构合作,举办了多场讲座和沙龙;第三,豆瓣【读品】小组是那些关心【读品】电子期刊和讲座的朋友们在豆瓣网上联络、交流的场所。小组的创办人聂日明(网名李牧之)是【读品】电子期刊的编委,也是【读品】沙龙的主要组织者之一。但有相当部分【读品】的作者从不上豆瓣,【读品】作者和我们熟识的朋友,在豆瓣【读品】小组成员中也仅占很少比例,故而【读品】组织者不应也不能对小组负责。豆瓣【读品】小组的发帖完全自由,只要加入小组即可发贴。管理员本着兼容并蓄,言责自负的原则管理论坛,如无特殊原因,一般不会删贴。

2010325,《南方周末》转载了王彬彬教授的文章“汪晖的学风问题—以《反抗绝望》为例”。【读品】前主编梁捷(网名萧敢)就在豆瓣【读品】小组内转载了王彬彬的这篇文章。【读品】前出品人李华芳(网名小李匪盗)同时转载了《京华时报》对此事的新闻报道“清华中文系教授论文被指存在多处抄袭”。经查,【读品】主事人员无人认识王彬彬,更无人与王彬彬或者汪晖有过交往,【读品】以往发表过的上千篇书评文章中也从未评论过王彬彬或者汪晖的著作。

【读品】卷入“汪晖抄袭门”事件,主要源于一位豆瓣【读品】小组的网友,也是【读品】几位主事人员的好友vivo的行动。vivo对部分拥护汪晖人士在这次事件中的表现感到不满,于是通过书籍检索和网络搜索,又得出了一些重要的证据并披露,具体情况请“参见”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0473304/?start=0

vivo之后,另一位豆瓣【读品】小组的网友欧文,也使用和vivo同样的方法得到了新的证据。据查,【读品】几位主事人员无人认识欧文,也不了解他的身份和背景。330,网友欧文发表了名为“汪晖《反抗绝望》一书抄袭证据补遗”的贴子,网络链接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0550693/,补充了一些汪晖涉嫌抄袭的例子。

根据与前面一致的抄袭界定标准,我们认为,除非抄袭这个词的含义有所变化,否则网友欧文列举的这些证据也都可以视为汪晖论文抄袭的铁证。

虽然vivo和欧文都是【读品】小组热情的支持者和参与者,vivo还是【读品】骨干成员的多年好友乃至畏友,但他们都不是【读品】编辑部成员和讲座沙龙活动的主要组织人员。他们搜集汪晖的抄袭证据,抨击汪晖的抄袭行为,都只是他们的个人行为。同样,【读品】前出品人李华芳所写的博客文章“谁来评价汪晖”(后被网友心岳转贴至豆瓣【读品】小组),也只是他的个人行为,不代表【读品】的观点。【读品】的特点就在于它是一个松散的组织,大家平时主要是网络联系,观点从左到右,从雅到俗,兴趣更是从经济学、社会学到电影、绘画无所不包。以目前【读品】期刊编辑部的10位成员为例,10人中有7人从未在豆瓣【读品】小组上发表或转贴任何涉及汪晖抄袭门的言论。

而【读品】作为一个品牌卷入汪晖抄袭门事件,主要起因于411举办的【读品】沙龙。在季风书园董事长严搏非先生的大力支持下,【读品】与季风书园合作的“今天,我们读书”系列沙龙已经持续数年,411是这个系列的第37次活动。【读品】组织者此次邀请了同济大学的陆兴华副教授作为主讲,自由学者徐志跃作为评论,vivo作为特约嘉宾,由【读品】前主编梁捷主持。梁捷与几位沙龙参与者都坦承是陆兴华先生的粉丝,是他博客的读者。因此有论者产生联想,认为【读品】这个品牌和陆兴华先生存在某种形式的勾结毒品车间这一恶毒的说法,便是将【读品】和陆兴华先生的blog“理论车间捏合起来所造出的一个词。

在此我们有必要声明,【读品】与季风书园合作举办的“今天,我们读书”沙龙此前已经举办了36次,邀请前来进行演讲的学者包括中国政法大学王建勋教授、华东师范大学刘擎教授、美国加州圣玛利学院徐贲教授、上海证交所研究中心经理陆一先生、香港牛棚书院院长梁文道先生、复旦大学郭建教授、复旦大学顾铮教授、那不勒斯东方大学卡萨奇教授等等。这些学者的旨趣千差万别,立场分属不同派别,【读品】沙龙的宗旨在于关注时代,兼容并蓄,并没有明确的自身政治立场。

我们曾请过复旦大学的吕新雨教授来做讲座。明天,我们还将请华东师范大学的王晓明教授来做讲座。【读品】沙龙过去邀请的一些嘉宾的学术观点便与他们不尽相同。但【读品】本身没有偏向,只是力图提供一个自由、开放的交流平台。

这次请陆兴华先生前来举办讲座,虽然内容涉及到汪晖抄袭门,但宗旨却是探讨当下的学术规范与伦理,汪晖抄袭门只是陆兴华先生及其参与者他在讨论过程中为了阐发观点而援引的例证。毋庸讳言,由于这一事件的知名度,它也是与会者非常关心的一项例证,但讲座的题目和主旨都并非特别针对汪晖抄袭门而定。沙龙的整个过程都有录音资料,必要时我们将在网络上予以披露。

【读品】电子期刊在以往的95期中发表过上千篇书评,用过1篇陆兴华先生的稿件,而从未评论过陆兴华先生著、译的书籍。足见【读品】这个品牌和陆兴华先生之间只是正常的合作关系,当然这也与部分【读品】组织者和支持者对陆兴华先生的个人好感并无矛盾。只有出于一种无聊的阴谋论想象,才能构陷出【读品】和陆兴华先生之间的合谋关系。

事实上,在汪晖抄袭门事件中,【读品】不仅和陆兴华先生之间只是正常的合作关系,也没有其他所谓的学术界后台。最关心【读品】成长的学者,莫过于曾经为《读品2006》和《读品2007》两书写序的北京大学的汪丁丁和北京航天航空大学的高全喜两位先生,而他们与汪晖交情之笃,早已为圈里人所共知。而在此次汪晖抄袭门事件中,他们都保持了审慎的沉默。

虽然部分【读品】支持者对汪晖先生的学术成就有颇为负面的看法,但这只是他们的个人见解,不代表【读品】。作为【读品】负责人,我们自知才疏学浅,无力也无意对汪晖先生的学术成就作出任何评价。我们只是认为,而且坚持认为,对于汪晖抄袭门事件,对于豆瓣【读品】小组的几位网友所搜集到的证据,汪晖先生有必要给出一个说法。而在vivo和欧文等几位搜集证据的网友在网上遭到无端的围攻和谩骂之时,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义无反顾地站在他们一边。

尽管如此,对于网上近日掀起的对【读品】的种种不实指控,我们原先希望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并不准备以【读品】的名义作出回应。迫使我们改变态度,作出回应的,是415发表于左岸文化网上署名魏行的一篇题为“媒体暴力与学术独立”的文章。

魏文称“豆瓣读品网站是vivo这样的网民活动频繁的地方。中国思想论坛http://www.zhongguosixiang.com作为一个严肃的学术性论坛怎么会和豆瓣读品http://www.douban.com/group/dp/ 这样的网站发生激烈的交锋呢?”这就是典型的污蔑和诽谤的话语。豆瓣【读品】小组有近15千名注册用户,在近日大量关于“汪晖抄袭门”的讨论贴子中,既有像vivo、欧文这样指认汪晖抄袭的网友,也有像ID“苏门答腊”、“sappho”等否认汪晖抄袭的网友,小组管理员从未因为观点分歧而删、封贴子,改变讨论方向。

至于“中国思想论坛”与豆瓣【读品】小组的激烈交锋更是无稽之谈。作为【读品】组织者和豆瓣【读品】小组管理者,我们与“中国思想论坛”从未有过任何意义上的接触。从中国思想论坛的自我介绍来看,这个网站由华东师范大学中国哲学学科主办。【读品】电子期刊的作者中,有不少都是华东师范大学毕业,也许其中会有人认识“中国思想论坛”的主办者。但至少【读品】的主要组织者中,无人认识“中国思想论坛”的主办者,也无人曾在“中国思想论坛”上注册发贴。

我们猜想,魏文对【读品】的污蔑,则也许与ID“心岳”的网民在“中国思想论坛”被封有关。【读品】组织者在411的沙龙上,第一次认识心岳。在此之前,【读品】组织者从未知道心岳是何许人,他从未参加过此前任何一次的【读品】沙龙,【读品】网刊上也从未刊发过任何一篇心岳或者与心岳有关的文章。心岳加入豆瓣【读品】小组后,曾发贴批评“中国思想论坛”,并邀请“中国思想论坛”的版主来【读品】小组回应讨论。在没有违反小组讨论原则的情况下,【读品】管理员未加干涉。后来,自称是“中国思想论坛”版主的ID“大粽子”的网友也在【读品】小组里做了回贴。此事与【读品】毫无关系,尽管有人在“中国思想论坛”上指责【读品】小组为“毒品车间”,【读品】此前也从未做过任何回应。魏行先生无中生有,捏造事实,挑起两个论坛“激烈的交锋”的用意何在?

魏文多处宣称,“心岳则是豆瓣读品的主干分子之一”、“豆瓣读品迅速做出了反应,以vivo为首的读品网民发现了一个新的兴奋点”。而前文早已辩清,心岳和vivo只是豆瓣【读品】小组近15千名小组成员中的普通两位,既非【读品】电子期刊的编委或主要作者,也非【读品】沙龙的组织者。

魏文处心积虑地挑拨【读品】这个品牌与其他机构的关系,用心何其恶毒。我们认为,这篇文章已经不仅仅是在汪晖抄袭门事件上转移视线和对【读品】予以污名化这样简单,而是涉及到了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混淆视听,指鹿为马。因此我们不得不辨,亦不容不辨。

首先,文章说我们不属于学术界却干涉学术界中事务。确实,正因为我们不属于学术界,所以我们才对学术界的各种隐性规则百思不得其解;正因为我们不属于学术界,所以我们才对诸多学术界人士在汪晖抄袭门事件中的表演感到惊诧不已;正因为我们不属于学术界,所以我们才无法理解为何一件在普通人看来无法抵赖的抄袭事件,在某些学术界人士那里就可以通过八十年代学术风气”……来辩护;正因为我们不属于学术界,所以我们才无法理解为何一些最提倡建立学术规范的人士会反诬举报者;正因为我们不属于学术界,所以我们才无法理解“抄袭也是一种创见.. 是将来写学术史的资料”。

我们虽然承认自己不属于学术界,但魏文说【读品】是像红卫兵一样使用语言暴力、搅乱学术界生态的媒体,这也实在太抬举【读品】了!【读品】算什么媒体啊!它所指称的只是一份没有稿酬、也没有编辑费的小圈子公益性的电子杂志,是陕西南路季风书园逼仄的咖啡廊里举办的一系列小众参与的讲座,是豆瓣网上万千个兴趣小组中的普通一个。四年多来,【读品】的组织者不断要面对经济困难,场地无着,政治压力等困难,但从未刊登过一个广告,从未发过一篇软文,也从未因为外部压力而改变期刊或讲座的内容。

反过来看,汪晖先生,是清华大学教授,是 《读书》杂志的前任主编。为汪晖先生辩护的钱理群,是北京大学教授,鲁迅研究“泰斗”;为汪晖先生辩护的杨念群先生,是中国人民大学的教授,“新史学”的倡导者;为汪晖先生辩护的靳大成,是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为汪晖先生辩护的舒炜,是三联书店最厉害的学术编辑;为汪晖先生辩护的陈赟,是华东师范大学的副教授;为汪晖先生辩护的陆扬先生,是余英时先生的高足。是的,发表攻击【读品】文章“媒体暴力与学术独立”的,是北京大学中文系主办的左岸文化网。原来它们都不算媒体,都无权无势,都没有数不尽的帮手,都无法操纵公众舆论,而【读品】才是一叶足以障目,一言足以丧邦的暴力媒体。颠倒黑白,有如是乎。

最后,我们愿重温林肯的名言:You mayfool all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you can even fool some of thepeople all the time; but you cant fool all of the people all thetime.(“你能在一段时间里骗过所有人,你也能在所有时间里骗过一些人,但你不能永远骗所有人”)

 

周鸣之【读品】编委 现执行主编

梁捷  【读品】编委 前主编

李华芳【读品】编委 前出品人

聂日明【读品】编委 豆瓣【读品】小组创建者

 

  评论这张
 
阅读(4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