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学习台湾好榜样  

2010-09-13 22:19:00|  分类: 看不见的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习台湾好榜样,需要自发城市化

李华芳

 

对于城市化应该发展大城市还是中小城镇,台湾的经验表明大城市的发展是主要的吸收外来人口的途径,同时作为重要的补充力量,中小城镇也在发展,形成有层次的城市群,促成了台湾80%的城市化率。相比较而言,大陆的城市化率还非常低,而没有大规模的城市化,就不能解决困扰大陆的“三农”问题。

 

尽管围绕是不是应该发展大城市的讨论很多,但不管是应该继续“推动”发展大城市的集聚效应,或者是“建设”中小城镇以就近吸纳农村人口,亦或是两者并行,这里的问题是缺失“主体”。到底谁来推动?谁来建设?这些关于城市化的政策主张背后的主体实际上都隐含指向中央和各级地方政府,将城市化政策的主导权交给政府。

 

这可能不是一个好主意。世界城市的发展,尤其是大城市的发展,有很多偶然性。正如黄春兴教授指出的,如果不是因为历史上的军事原因导致国民党大量硬性进入台湾,城市的发展可能没那么快。但这种外生力量毕竟是极其偶然的。

 

大致而言,世界城市的发展主要还是依靠两种力量,一种是政府主导,进行政策及资金上的扶持;另外一种是自行发展,依靠市场的力量自发选择。这两种不同的模式在金融中心城市的发展中尤其明显。纽约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更多是市场选择的样本;而新加坡则是政府扶持的典范。当然更多的时候,是政府扶持和市场选择相互结合,无非是在不同的阶段各有侧重,这个典型的例子是伦敦。也就是说,政府主导和自发形成这两种模式及其混合策略都有可能获得成功的城市化。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判断大陆现阶段的具体情况,探寻由政府主导的城市化可能遇到的问题,以及如何创设制度环境使得城市能自发成长。台湾内湖科技园区这个“美丽的意外”表明,在城市化进展到一定阶段,政府主导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反而是一些制度性的建设,例如界定私有产权等基本制度,在长期催生了自发力量的生长,形成了自发的城市化。大陆可以学习台湾这个“美丽的意外”吗?答案是肯定的。

 

在大陆城市化进程中,公共服务能否惠及外来人口成为进一步城市化是否能持续的重要约束。台湾“美丽的意外”尽管是一个非意图后果,但的确凸显了保障私人产权带来的巨大收益。这并不是完全否认了政府扶持的作用,当政府主导能起到的作用越来越小的时候,城市化之路该何去何从?

 

中国大陆的城市化,以上海和北京为例,至少发现有两个方面极大提高了城市化的成本,一个就是交通成本,打击“摩的”等交通工具是对私产的不尊重;二是政府垄断土地一级市场情况下的房地产开发导致的高房价,使得外来人口的居住成本极大上升,也成为城市发展的障碍,这也是未界定土地私有的后果。美丽的意外带来的启示是,政府应该从基本制度上入手,让城市的发展留给市场去选择。

 

以《需要自发的城市化》为题刊于《财经》第272期。

 

作者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学习台湾好榜样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学习台湾好榜样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


【义卖内文广告 5 - 10元/周】
【所得捐赠金塘岛公益图书馆
详情:welfarelee@gmail.com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