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为何译成“加图”?  

2011-11-10 08:20:00|  分类: 缓慢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翻译成“加图决策者手册”?

为何译成“加图”?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
在微博和豆瓣上都有友人谈及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把CATO翻译成“加图”,而不是卡托?后者看起来好像更常见一点,因此为了畅销记,应该译成更大众化的“卡托”为宜。

我在《你为国操碎了心,但它却毫不领情》的评论中提到了一个主要的原因,那就是加图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希望自己的研究所被译成加图而不是其他,我个人的意见是尊重比畅销更重要。好比说我以前曾经将怀默霆(Martin King Whyte)译成马丁·金·怀特,结果人家有中文名叫“怀默霆”。而国内经常将诺贝尔经济学奖和图灵奖获得者Herbert Simon译成西蒙,其实老人家中文好得很,有一个中文名字叫“司马贺”,只有中国心理学界的少数学者使用了这个译名,可能因为司马贺还是美国心理学会终身成就奖的得主。反正翻译是闹尴尬了。

但我自己也没有细究到底为什么加图研究所的人更喜欢“加图”这个译名,尽管小加图在政治学界是一个重要的名字。感谢豆瓣的Colin Clovts君以及微博上多位有以教我的朋友,我就再多说几句这个译名的故事吧。

Colin君提到之前之所以“卡托”的译名流行,可能是因为王焕生先生译成这个名字,由于王先生译过西塞罗和荷马,加上著名的《伊索寓言》(其实我们上小学的时候谁会去注意译者是谁呢,但伊索寓言或多或少你总是读过的)。因此流传甚广。加上在古罗马文学方面享有盛誉,例如王先生写过《古罗马文学史》,编过《古罗马神话传说》,亦有权威感,所以卡托的译名就被接受下来了。

但王焕生先生即便译过西塞罗和李维的作品,却不是从政治经济学的传统进行切入,更多是从文学作品的角度来切入,所以没有注意到政治经济学界之前就有加图的译名。例如早期马香雪就已经译出了加图的《农业志》(尽管这本书可能叫做《古罗马的农业与经济生活》更好)。所以追根溯源来讲,在这个译名上王先生可能没有遵照传统了。

所以加图这个译名要早于卡托。也许有人还有疑问,此加图是彼卡托吗?事实上,CATO institute的名字来自于Cato letters,是早期一份政论出版物。Colin君提到:“Cato letters的Cato就是指小加图,自从普鲁塔克为其竖立经典形象后,已成为共和传统绕不开的一个人物,十八世纪约瑟夫·艾迪生的戏剧《加图》(华盛顿总统大爱的一部戏)对他的流行更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后来反联邦党人里也有人用“加图”这个笔名,同样是指小加图。”所以这个“加图”可谓由来已久,传统深厚了。

所以,从尊重主人意愿和翻译传统两个方面来考虑,加图都是更好的选择。希望此文能为CATO此后的翻译统一为“加图”做出些小贡献,也希望学界和译界能就此译名达成一致,不要像马基雅维利和马基雅维里打来打去,李维与里维乱战一团,实在尴尬。

也许有人还会说,不就是个译名嘛,屁大点事儿,有必要搞这么复杂吗?嗯,这个怎么说呢?跟这样的同志讨论翻译,就像和共产党员讲信仰、和执照妓女谈贞操一样,就不要互相侮辱对方的水准了。

=======================================================

正在进行#1人1月1书1评#计划。如果你觉得本文有用,请[到Amazon中文站 当当网购买]支持非营利机构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

  评论这张
 
阅读(110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