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K街观察12理论联系实际  

2011-04-08 09:02:00|  分类: K街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K街观察】12理论联系实际

李华芳


我在前面的专栏里提到用观念战胜观念思想库存在的重要理由,而思想库要赢得观念之战,需要依靠大量的知识企业家。那么知识企业家具体要怎么做才能赢得观念之战呢?除了观念所具有的穿透力之外,其呈现形式也相当要紧。如何通过有效的方式来呈现观念或将决定观念最终的市场份额。而其中“讲故事”是极其重要的方式。

讲故事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个案,例如哈耶克来到伦敦影响费歇尔创立经济事务研究所最后影响撒切尔政府的政策,例如熊彼特去日本影响了日本的企业改革,例如弗里德曼影响芝加哥男孩们影响拉美的改革等。这类传奇故事的影响力也非常巨大和深远。

而第二种是靠数据说话,或者说依靠更加科学的研究成果来增强政策辩论中的说服力。只是这里有一个争议,怎样一方面不影响科学研究的中立性,另一方面又增强对政策的影响力?实际上可能难以完全避免政策相关的科学研究的倾向性,但其中立原则依靠大量的其他科学研究者的竞争来实现,使得大致上除了研究者个人的坚守外,还有一个思想市场来保证科学研究的中立性。

 

还有一个问题是怎样让科学研究能够影响政策辩论,这也正是思想库和知识企业家能大显身手之处。比如说衡量什么是自由,那么用坚实的数据去呈现它。这与一般参与公共政策辩论时多用逻辑与理念有所不同,使用统计数据和科学研究作为基础来讲故事,会使得故事更具有说服力。事实上,如果在与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公共政策辩论中,巧妙利用数据来说话,将会极大改变政策的取向。

第一个故事是税收自由日的故事。一个人交税给政府,取之与民,用之与民,这样说不生动,老百姓也搞不清楚自己交了多少税,没有一个直观的感受。但如果善用数据,并且改变讲故事的方式,情况就会完全不同。具体做法是将一个人一年要交的各项税收总额计算出来,而后计算出要达到这个总额你需要工作多少天。然后用这个数据开始讲述一年里,你要为政府打工多少天的故事,只有在你为政府工作满多少天后,你才开始真正为自己工作。这一形式被美国税收改革组织(ATR)采用,迅速得到了推广,加拿大的弗雷泽研究所也采用过。日本税收改革组织还在2008年计算出当年的524日是日本人的税收自由日,这迅速引发了日本人对高税收政策的反对声。税收自由日的故事,改变了媒体和公众讨论的氛围。

第二个故事是好学校差学校的故事。试想如果你的孩子正面临上学择校,那么你应该选择什么样的学校呢?有些人会举出公立学校的好,有些人则会说私立学校的妙。但弗雷泽研究所通过学校评分卡将学校得分进行排序,再次扭转了政策辩论的方向。媒体和公众舆论的跟进,使得教师、学校和政府都承受压力,允许家长进一步自由择校的措施很快出台了。

第三个还在发生的故事是我们恨排队主要是针对医院效率的衡量,采用的数据是排队就医时间长短为各个医院排序,可想而知,这很快将会对医院及相关的监管机构构成压力。

用数据为基础,再辅以巧妙的故事,使得公众舆论迅速卷入,除了给监管者施加压力外,也推动了公共政策辩论的水平。用观念战胜观念,不仅需要知识企业家,也需要组建和采用合适的观念企业-“思想库”-来生产观念,还需要适当的销售手段-讲故事-来营销观念和拓展市场。这是长期的事业,需要一代又一代知识企业家的努力

 

K街观察12理论联系实际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 
K街观察是与《南方都市报》合作的专栏,关注华府公共政策及相关话题。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