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好书是聪明人下苦功夫写出来的  

2011-06-25 21:55:00|  分类: 缓慢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书是聪明人下苦功夫写出来的

读兰小欢《一转念:用经济学思考》

李华芳

好书是聪明人下苦功夫写出来的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 

好书

“将复杂的事情用简单的方式说清楚,这是科学家。将简单的事情用复杂的方式说灿烂,这是文学家。将复杂的问题用简单的方式说得又清楚又灿烂,这是兰小欢。”当我一开始看到这本书封底我的偶像叶三老师这么评价的时候,就想,诗人就是能吹牛啊,刚吹了《九万字》,也不嫌再多65个字了,算上标点,其实是71个字,要是断成6行,搞不好还称得上一首不错的诗。

 

当然本文的主要目的并不在于表扬叶三老师,而是想谈谈为什么小欢哥这本书写得好。首先是好玩,这对意在激发人兴趣的书而言,毫无疑问是第一位的考虑。人们都喜欢猎奇,也喜欢听故事,西方童话长盛不衰,中国《故事会》流行数载,背后都有寻常的需求推动着。但好的故事,除了故事情节曲折离奇之外,还应该使得这些故事背后有一定的“道理”,可以让人回味。对于经济学而言,故事好玩不仅意味着选题独到,更意味着背后的道理有实证结果的支撑。用兰小欢的话说就是“出乎意料,但转念一想又合乎情理”。这也解释了本书书名的来历了。

 

这些有意思的故事都是从各种经济学家那里听来的,但如果没有兰小欢的流水文笔和行云布局,故事讲得可能就不会那么有趣了。让我举个例子来说明。比如,不少人谈起红十字会都是深恶痛绝,我们会举出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个案,例如上海红十字会的天价餐饮发票,但对于腐败程度到底怎么样,由于缺乏相应的实证研究,往往就说不上来。当然,也有人借机说,这正是因为红十字会太腐败了,连信息都没披露,所以连实证研究都没法做了。这当然也是种说法,但跟实打实的数据统计结果比起来,动听有过之,说服力不及。

 

而且常常也有盲目划分东西方的人,提出观点说我再也不捐款给中国红十字会了,要捐就捐美国的。不捐中国的,或许是对的;但捐美国的红十字会,也未必显示你有多高明。两件事情的比傻程度其实差不多。

 

因为美国红十字会的最大功能并不是慈善救济,而是采血卖血的巨头。这样说你当然不信,正如我也不相信红十字会冠冕堂皇的说辞一样。千万别告诉我,你不信我说的,但信红十字会,要是这样,你还不如信《中国共产党章程》算了。

 

如同兰小欢说的,“要理解一个机构的主要职能不能看广告,不能信宗旨,不能听宣传,而要看这机构把主要的资源都用在了什么地方。如果这机构花费的每一块钱里有六毛用于采血卖血,只有一毛用于赈灾救援,我就不会把赈灾救援而会把采血卖血当成这机构的主要职能。”当然这种口头争议会导致谁也说服不了谁,用一些事实数据,问题就豁然开朗了。“1988年是美国红十字会成立的第107个年头,当年红十字会所有的开销中59%用于采血卖血,只有不到10%用于灾害救援;1995年,这数字分别是62%13%2007年,它30亿美元的年收入中,一半儿来自血液部门。”

 

更进一步,美国红十字会占了全美全血供应市场45%的份额,而“美洲血液中心”(Blood Centers of America)占另外45%,这是许多家独立血库的联合体,剩下的来自医院和军方的献血中心。说红十字会是血液巨头,想必就没人反对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别想当然,也别急着和他人比傻,通往比傻帝国的道路很短,只要你一比就到。

 

聪明人

所以得当聪明人。兰小欢的书除了体现作者本人是个聪明人外,还写了另一个聪明人钟开莱,全世界学习过些概率论的人,钟开莱的名字应该是如雷贯耳。兰小欢笔下的钟开莱是这样的:

 

他一生传奇无数。早年在西南联大求学,吊儿郎当,和华罗庚先生叫板,嫌老头子讲课罗嗦,搞得很不愉快。还给沈从文的文章挑毛病,说里面讲古代犯人掷爻定生死的概率,沈算错了。后来去了美国,只两年便拿下了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学位,但依然和教授不和。写了篇论文,交给一位牛教授,那牛教授向来也瞧不起钟,所以狠批了他一通还指出了他的很多语法错误。钟大怒,跑到图书馆找到了这位牛教授的所有论文,从中一一挑出语法错误,用红笔批注后交给了这位教授。

 

这篇纪念概率论大师钟开莱的文章,之前我曾经收录到【读品】里面。每个聪明人在更聪明人的人面前,得有承认自己是个笨蛋的勇气,这才是聪明的做法。所以聪明人兰小欢是这么说的:“钟开莱先生的教材写的证明非常简洁,有些地方就直接说‘此步非常简单,跳过。’……想来钟先生写这研究生教材的时候,脑子里的读者都是全世界数学研究院的那些达人们,压根没有我这样的笨蛋。只是阴差阳错,这两本教材都成了我这位数学白痴难以忘却的经典。”

 

只是与高傲的钟老先生不同,兰小欢毫无聪明人的架子。这本书里绝对没有“此处非常简单,省略XX字”这种说法,而是原原本本交代故事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智力平庸如我者,也能轻松阅读,毫无障碍。当然,有人会说你多少学过点经济学,这样没准读起来轻松,外行可能还是有负担。您要是这么想,就完全多虑了。连叶三和罗永浩这样的外行都看得懂,你怎么还能这么没自信呢。

 

苦功夫

不过要写出外行都能看得懂的好书,光聪明不行,还得下苦功夫。金观涛给张五常的《卖橘者言》写序,说刘青峰这样的外行都被这么本书吸引,爱不释手,定然有过人之处。我想除了张五常是聪明人外,苦功夫这一条必不可少。没有大年夜卖橘的一手经验,光靠张五常老师的“中语散文”在中文界或者汉语界,一般是混不下去的。有小聪明的人多,肯下苦功夫的就少,学习张五常的那些后续作品,都是这个德行,经不起反复推敲。

 

聪明的网友一定会问,从你上面写的来看,张五常卖过橘下了苦功夫,兰小欢又没卖过血,你如何看得出他下过苦功夫?答案是这样的:兰小欢主要是靠读其他人的故事。你知道市面上很多人,都是百度一下,听个小故事,弄个小段子唬人,所以一般都不会给出自己参考了什么。

 

但兰小欢就很实在,原原本本交代了自己故事的来源,每一个故事都有出处,或是来自经济学论文,或是来自书籍,不放空炮。全书讲了30几个经济学上的故事,妙趣横生之外,均有深厚学理支撑。实在是居家如厕、吹牛扯淡的必备良品。如果你正好坐在马桶上读这本书,无论从哪一页开始读起,你都忘记上厕所的本来目的。没下过苦功夫的东西,是断然做不到这一点的。

 

例如关于美国红十字会作为采血卖血巨头的那个故事,兰小欢就引用了两个文献。一来是本书,叫做《坏血:美国红十字的危机》(Bad Blood: Crisis in the American Red Cross),主要的故事是红十字会由于管理疏漏,“脏血”流入市场的惨痛教训。二来是一份1987年的报告《血液掮客》(The Blood Brokers),互联网上有,详尽记录了美国红十字会如何从从事“灾难和各类救援”一步步变成了血液市场上的巨头。故事有出处,出处作交代,这背后的意思是说,读这些文献,你得下苦功夫。

 

在我个人并不短暂的阅读经济学入门书籍的体验里,中文世界里,目力所及,称得上好书的,除了兰小欢的这本《一转念》,就只有张五常的《卖橘者言》和董志强的《身边的博弈》了。


【若您认为这篇文章有用,欢迎捐赠 | 支付宝 welfarelee@gmail.com | 用于【读品】金塘岛公益图书馆项目 】

  评论这张
 
阅读(4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