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不走极端路|k街观察15  

2011-07-16 08:52:00|  分类: K街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K街观察】15不走极端路
李华芳

对思想库领域而言,谷歌近期推出的思想库(Google Ideas)就好比是社交网络领域该公司推出的google+一样,一石激起千层浪。为什么谷歌思想库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呢?或者说这个新的思想库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不走极端路|k街观察15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
让我分两个层面来说。第一个是形式上的不同。首先传统思想库多拥有固定的办公场所,而且重要的思想库或将总部设在华盛顿特区K街附近,或者在首都有分支机构或办公室。而谷歌思想库则超越了这种物理边界,至少就目前来看,其并没有一个固定的办公场所,而是通过网络技术来连接相关的研究者和专业人士,通过会议的形式来介入传统思想库也关心的议题。

其次,谷歌思想库更多使用网络技术,而非传统的办公手段,这对传统思想库的组织形式也是一个启示。实际上,在公共行政领域一直有一个经典讨论,那就是一个有效的公共机构,包括政府机构和非政府组织,到底应该采用什么样的组织形式才能够行之有效。一种观点来自韦伯的经典官僚体系,层级制、非人格化、以及行事皆遵循明文规定,韦伯认为这种经典的层级官僚制是有效的。另一种观点是来自私人部门,尤其是科学管理思想,泰罗制是其典型代表。还有一种观点则受网络发展的影响,网络组织具有扁平化和自发性,但同时也展现了惊人的效力,最为有名的例子就是维基百科。尽管谷歌思想库目前还披露具体的组织细节,但其已经透露的信息显示,这将会是一个尽量利用网络、并且不同以往的思想库。

第二个层面是谷歌思想库在内容上的不同。首先它选择了一个很难处理的议题:反极端主义,尤其是反暴力极端主义。一般来说,一个思想库通常会坚持某一种理念,而后尽其所能以各种形式去呈现和传播这种观念,最终期待用观念战胜观念。但在这个过程中,很容易走到极端的道路上去,变成所谓的原教旨主义者、或者其他形式的极端分子。例如美国的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是保守主义价值观的捍卫者,因此在核心价值观念及其捍卫受这些价值观影响的公共政策上,传统基金会的研究和倡导都呈现出“极端保守”的姿态,几乎与“开放”一词绝缘。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传统基金会就是一家极端保守主义的思想库,而仅仅是说从其思想到表达都不够开放。而谷歌思想库选择的议题却是与坚持某一极端思想相反,是要反对极端主义,并且试图将网络技术手段引入到这一领域,也显示出谷歌思想库采用的是一种开放思维模式。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网络技术是不是可以缓和极端主义,却依旧是没有确定答案的。一个重要的限制是反对激进主义通常要花费很多的钱,从美国的反恐以及其后为国内安全所付出的代价中可见一斑。不过也许对谷歌来说,支持一家思想库来从事研究和倡导还不算太困难,尤其是从资金支持上来讲,谷歌思想库算“不差钱”的。

还有一个问题是将极端分子标记出来,然后对此采用一个“对策”,这本身可能恶化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思路。因为你一旦将极端分子挑选出来,极端分子可能会强化自己的极端倾向。尤其是将穆斯林作为整体性标签至于美国语境中讨论的时候,美国本土的穆斯林可能会认为自己受到侮辱,进而强化了对立性清晰,而在事实上不利于缓解极端主义。

并且正如奥巴马政府信息与规制事务办公室主任桑斯坦在其《网络共和国》中所说,个人可能更倾向于汲取对自己有利的信息,而不是试图去理解不同的观点,对针锋相对的观点甚至还持厌恶的态度。也就是说,这些人利用谷歌可能检索与自己思想相近的网络资源,例如论坛、博客等,然后相互进行强化交流,这样一来要形成一个网络共和国将会十分困难,更多的可能是产生极化效应,持相同或相近观点的人相互聚集并且加强,反过头来或许会强化极端主义。

当然,也许值得庆幸的是,开放的网络体系将会鼓励各种其他的兴趣和想法,能够使得一个人避免过于极端。同时开放网络体系也鼓励创新,这样人们就会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创新上,而不是极端主义。而且创新也有助于解决这类困难的社会难题。不管怎么说,谷歌思想库是“对世界会好吗”的一个正面回应。这个答案也许不完美,但其积极的态度也许会让更多的人加入乐观的队伍。

不走极端路|k街观察15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 
K街观察是与《南方都市报》合作的专栏,关注华府公共政策及相关话题。
作者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若您认为这篇文章有用,欢迎捐赠 | 支付宝 welfarelee@gmail.com | 用于【读品】金塘岛公益图书馆项目 】
  评论这张
 
阅读(50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