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怎样改革红十字会?  

2011-07-01 21:53:00|  分类: NGO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怎样改革中国红十字会?
李华芳

(骂过了《红十字会亟需除掉官味》 http://t.cn/hrgazx 《红十字会13点》 http://t.cn/aCMfJ5 《天下十字一般红》http://t.cn/aNNj9Y ,然后要给政府和红十字会找个台阶下,这叫什么?为党分忧有木有!!!)

郭美美事件引发的对红十字会的质疑日益加深,真相依旧奢侈昂贵,与普通人相去甚远。而深陷信任危机,尽管红十字会在官方网站连续刊出声明、通告等,包括对近日审计署审计报告的回应,速度不可谓不迅速,态度也不可谓不积极。但即便如此,在财务和公关两个领域上,红十字会似乎依旧未能摆脱官家身份束缚,与公益慈善领域的专业水准相去甚远。

首先,红十字会摆出的没有证明的声明,并没有缓解围观者追求真相的焦虑。尤其是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在不具备资质的情况下,即未经过民政部登记注册,何以能开展相关业务?红十字会到底是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的登记主管机关,还是业务主管单位,抑或两者兼备?另外何以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借助的却是私营的王鼎公司进行财务运作,而巧合的是王鼎的负责人又恰巧是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的相关负责人?尽管总会竭力撇清与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的关系,但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存在时间长达十年,受红十字总会的业务指导,对于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的各项运作,应该要求其提供与各家商业机构例如天略集团、王鼎公司、以及中红博爱等之间的关系证据,以及往来财务细节,以正面回应质疑。单向度发声明就想控制局势的时代早就过去了,也显示出红十字会在宣传理念和技巧上惊人的落后。

其次,如果商业系统红十字会如同红十字总会所言,仅是行业系统内的红十字会,主要是为商业系统内的人道救助,那么就更应该让商业系统红十字会解释与王鼎、与中红博爱的关联,以及为什么进行投资,投资收益去往何处等?如果总会对此犹豫推诿,难免令人担心实际上总会对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的管理缺位,或者内中另有涉及利益输送的隐情。而不管是何种情况,这暴露出红十字会在组织管理问题上的不专业。

再次,事实上在公众逐渐增强对红十字会财务的疑虑之时,最好的方式就是将经过审计署审计的财务报告上网,公开信息以利于澄清误解。但有意思的是红十字会官方网站到目前为止披露的最新统计数据是2007年,并且没有专门的财务报告,只是指出了收入来源和比例,对“钱用在何处”却是讳莫如深。这更加让人疑虑千万,同时也说明了红十字会在财务管理上也存在重大缺陷。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公共关系上不专业,但这绝非红十字会的最后一个问题。尽管理论上网络并无区隔,红十字会的声明也会被传到讨论区、聊天群、和社交性网络上,但在各个网络互动的角落,例如微博等互动性场合,红十字会原本应该介入,进行主动公关,而不是在网站上进行被动型应付。利用网络筹款公关,这是网络时代专业公益组织需要具备的能力。实际上,不仅是国外的NGO大量利用网络筹款,国内也有很多NGO进行网络营销和募捐,网络原本可以成为红十字会募集善款澄清疑惑的有利场所,但何以成了质疑讨伐红十字会的战场?红十字会的确需要面对这个网络公关上不专业的问题。

这些不专业的表现,引出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就是一个历史悠久(早于建党建国)、名头响亮(国际红十字会成员)的中国红十字会,怎么会这么不专业呢?在我看来,主要是由于身份不清晰所造成的。因为历史早于建党建国,这一社会团体的身份实际上也因为历史遗留问题而未作解决。何况在国际红十字会中这是唯一代表中国的,也是新中国获得的第一个国际组织席位,当年政治上的考虑演变成了后续强化。1993年通过《中国红十字会法》后,更强调了人民政府拨款和监督的事实。这也进一步导致其财务上列入中央财政一级预算单位,人事上作为事业编制单位,总会员工主体享受公务员待遇。也就是说,从财务和人事上看,副部级事业单位比社会团体更适合描述红十字会。

官方身份和相应的领导待遇,使得红十字会的负责人更愿意把自己当成领导,而不是一个普通公益组织的领导人。官员与公益组织领导人身份所代表的利益取向,尽管并非截然对立,但也不意味着两种身份的利益考虑是在同一个方向上的。至少有一个重要的区别是官员求稳中有升,因此缺乏激励去极大改善公益事业的效率;而公益组织领导人则会扩展进取,以最大化公益影响和效力。除了其领导人身份难定位引发的困境外,红十字总会兼具对其他分支机构的管理职能,而同时又要作为公益组织出现,并且还要配合政府机构例如民政部等的工作,也导致它在参与者、管理者和监管者之间打转,难免晕头转向。

那么如何才能解决目前的困境呢?解决这问题至少意味着三个方面:一来要提高红十字会的专业性和效率,二来要减轻政府拨款的负担,三来能使得红十字会重新取信于众,公众能重新为红十字会提供捐款和志愿服务,推动慈善公益事业的发展。

我认为去官本位是其中的关键。中国红十字会发展的历史尽管表明其从清朝开始就有政府拨款,但组织上却不一定要依附政府,更不必是事业单位或者人事上比照公务员待遇,这一事业单位完全可以改革成独立的社会团体。这样做其实并不会降低中国的社会地位,尤其是在当下中国的国际地位已经日益重要的情况下,更是如此。而且这样做,实际上有利于还原红十字会的本来面目,作为民间的国际性合作组织,而非政府间国际机构。

改制红十字会,变成民间社会团体,还以为这可以大量减少由于公务员编制产生的政府财政开支,而且尽管《中国红十字会法》规定政府拨款,但这一拨款的额度却是可以调整的。这样政府在无损国际威信的情况下,相反能为政府减轻人事和财政负担。红十字会也将自己负担主要的筹款任务和人事安排。

更重要的是,改制也有利于红十字会理清自身定位,并且由于其改制后剥离了官家身份,变成公益市场上的实际参与者而非兼有裁判身份的参与者,公益市场的竞争将有助于迫使红十字会提升自己的专业性,提高效率以获得市场扩大影响,最大化人道救助的效力,并重新赢得公众的信任和尊重。

中国1978年以来的历史经验表明,国有化的沉痾需产权清晰化的改革才能破除,而针对公益慈善领域国有化的顽疾,剥离政府、明晰产权、自我负责、专业运行,恐怕也是未来中国红十字会以及类似机构改革的出路所在。

【粗暴插入|红十字会这样的,就得抬下去】
怎样改革红十字会?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

略有删节版本刊于《南方都市报》2011年7月1日
【若您认为这篇文章有用,欢迎捐赠 | 支付宝 welfarelee@gmail.com | 用于【读品】金塘岛公益图书馆项目 】
  评论这张
 
阅读(4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