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争夺下一代|k街观察30  

2012-07-26 04:36:00|  分类: 看不见的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争夺下一代|k街观察30

李华芳

 

美国最高法院最近就奥巴马医保法案(Obamacare)是否违宪作出判决,认定“个人必须购买医保,如果不买,就要缴纳罚款”的法案并不违宪。首席大法官罗伯茨不同意用监管州际贸易的理由来支持奥巴马医保法案,因为这将会扩大国会的权力。但罗伯茨却将“不购买医保则需缴纳罚款”作为国会的“征税权”来处理,也就是说这不买医保的罚款相当于“医保税”。

 

这样一来,也就不会扩大国会“监管州际贸易”的权力,而只是维持国会已经有的“征税权”。对这一届国会而言,共和党完全有可能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给奥巴马医保法案增加难度。所以,在民主党表面胜利的背后,共和党其实未必吃了大亏。而且兰迪·巴内特(Randy Barnett)教授也将罗伯茨的意见当作对宪法的捍卫。说起这位巴内特教授,诸位可能陌生。但如果对奥巴马医保法案是否违宪这个官司的来龙去脉有所了解的话,就会知道正是这位巴内特教授将这个医保法案的官司打到了最高法院。作为乔治城大学的一名法学教授,巴内特在宪法领域早就是名震四海了。

 

但这里要说的是隐藏在巴内特教授和医保法案最高院案子背后的故事。这个故事要从赫赫有名的柯克兄弟说起。柯克工业是全美第二大的私人企业,柯克兄弟借此赚了很多钱。有钱到什么程度呢?按照热火美剧《新闻编辑室》里的说法,就是足够把中国人熟悉的金融大鳄索罗斯买来买去的。

 

柯克兄弟是自由主义理念的坚定支持者,在党派中属于共和党中再偏右一点的,整个茶党(Tea Party)运动和柯克兄弟的资金支持密不可分。而且柯克兄弟有一套明确的基于党派立场的政治议程,这也是他们和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打官司的原因,因为柯克想借助加图研究所来更好推进自己的政治理念,尽管几乎所有的支持自由主义理念的K街智库,几乎都或多或少的和柯克兄弟自己旗下的柯克基金会和柯克研究所有关系。

 

说白一点,就是柯克兄弟掏钱资助了很多自由主义智库,尽管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完全控制了这些智库。这不仅从加图研究所的例子可以看出,我以前也谈过金钱资助与智库的关系,因为现下强调独立性的智库,一般资金来源都相当多元化,而且注意不让一个捐赠人一家独大,以避免独立性受到影响。但通过这种广撒网的方式,的确也可以产生长久的影响,并且这种影响可能是长期潜移默化中形成,虽然很难度量,却会通过个案慢慢浮现出来。例如加图研究所对自由至上主义的推广,例如繁荣美国组织(Americans for Prosperity)对茶党运动的支持,例如这位巴内特教授对奥巴马医保法案在最高院的“狙击”。

 

早在1970年代中期,当巴内特还是哈佛法学院的学生时,柯克基金会就通过暑期奖学金(Koch Summer Fellow Program)资助巴内特在华盛顿的右派智库实习。这个柯克暑期奖学金项目通过设在乔治·梅森大学的人道研习所(Institute for Humane Study)进行。我最近有机会得以近距离观察这个项目,大致的运行模式是在全美遴选数十名来自各个高校的学生,从本科生到博士生均包括在内,先是请秉持自由主义的教授们给这些学生统一授课,提供住宿餐饮,晚上还提供啤酒红酒小食让学生和教授以及学生与学生之间不断讨论,议题从自由主义基本理念到具体的公共政策,无所不包。总而言之,就是让你吃好喝好休息好,然后从高强度的授课和课后的激烈辩论中扩散自由主义思想。

 

加入这个项目的学生并不全是自由主义者,甚至即便是自由主义者,也分自由至上主义者和温和的自由主义者等,而且项目结束后也依旧有学生对自由主义充满了怀疑,尤其是在具体的政策议题上不见得人人赞同某一项具体议案,但我不得不承认这种花钱的手段的确是极其有效传播了自由主义理念。与此同时,因为这些学生还需要在自由主义智库实习近两个月的时间,会接触到更多如何传播自由主义的智库的具体操作,从理念到实践,是一次全方位的影响。

 

巴内特先是从这个暑期项目中受益,逐渐又成为加图研究所的研究员,一路走来,都有柯克兄弟影响的项目或机构相随。都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2012年的柯克暑期奖学金项目上,巴内特被学员们当成英雄人物,不少来自法学院的学生更是立志要成为巴内特这样的人。这个暑期项目一晃已经40多年了,还培养很多像巴内特这样支持自由主义理念的人。

 

智库组织在观念之争中举足轻重,所以出现了为对抗强大的美国企业研究所和传统基金会而设立的美国进步中心(CAP: 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而为了对抗美国进步中心又出现的繁荣美国组织。而在组织层面进行竞争之外,对年轻人的长期争取则又是不同理念智库打擂台的又一个极端重要的领域,毕竟观念战胜观念的另一种说法是“一代新人胜旧人”。这也意味着何种智库理念赢得更多年轻人,它们也将赢得未来。

 

争夺下一代|k街观察30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

K街观察是与《南方都市报》合作的专栏,关注华府思想库及相关公共政策话题。

微博@李华芳 遵循“署名-完整-非商业”原则 |商业用途请联系 lihuafang@gmail.com

觉得文章有用?认为作者靠谱?立即 争夺下一代|k街观察30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 1元,支持作者!
  评论这张
 
阅读(12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