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华芳的博客

李华芳

 
 
 

日志

 
 
关于我

李华芳,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系,现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在经济分析中,用“看不见的手,内心的观众和体面生活”对抗反知反智的言行,重新磨练亚当·斯密传下来的手艺。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地震救援,普通人能做什么?  

2013-04-23 06:29:00|  分类: ngo,雅安地震,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篇刊于腾讯【大家】专栏,普遍反响是很及时,很有用,也有不少认为很冷血,很没有人性。按照目前的进化水平,这个分歧的弥合很难,所以就不多说了,留给诸君自己判断吧。

====================正文开始====================

关于地震救援,普通人能做什么?

李华芳

 

多难未必兴邦,反而多有损耗。因此理智的做法,就是减少这种损耗,避免冲动。所以地震多发的日本,在地震发生的短时间内,告诫民众最多的,就是“冷静”。《朝日新闻》中文版第一时间发消息,提示的也是这一条。

 

天灾激发人的同情心,并且这种同情心会因为自己不做什么引致愧疚。但做了点什么之后,又容易产生虚幻的崇高感。比如5.12四川大地震的时候,我个人做过不少现在看起来特别傻的事情:例如冲动想做志愿者,例如冲动捐款,例如冲动传播未经确认的各种消息等。这些做法除了添乱,其实没有什么作用。


【当然,实际上我们还是为当时的牛博网筹集了一点点经费,回顾历史:

00给四川捐款的效率问题

“骗银团队”义卖知识服务信箱【这个特别感谢兰小欢。那个笑话怎么说来着,兰小欢,李华芳,那是牛博经济两支花。当然后来不少读者们知道这两货都是男的之后,就产生了幻灭感,连看49天新闻联播也治不好了。】

义卖文章支持牛博01写在前面的话

义卖文章支持牛博02能源合同风险

义卖文章支持牛博03媒介消费与分手情书

义卖文章04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的研究

义卖文章05健康与宏观经济

义卖文章06消费心理学实验

义卖文章07我真的愿意相信你,mm

文章义卖08有人想捐一万元,但请不要拿出来

义卖文章09地震与保险

义卖文章10靓妹骂人的经济学分析

义卖文章11情书还是征婚启事

 

那么作为一个普通人,真的就不能做点什么,以表达心意么?当然还是有的。那就是先冷静旁观,然后才需要你长久的热情。所以个人真心要帮助灾区的,要做好长期准备,而不是只有一时的热情。所以,我个人推荐普通人可以做以下3件事。

 

首先,不信谣、不传谣。

 

任何一次灾难发生后,除了参照美国紧急事物管理局的专业手册,例如《地震安全手册》和《地震救援手册》,了解下知识外,可以力所能及做些传播“有用”信息的事情。这里我非常赞成要“不信谣、不传谣”。不仅因为人的注意力稀缺,冗余信息造成的噪声,可能会分散注意力,反而使得人忽略了重要的问题。

 

例如一个反复被传播的谣言是地震可以预测,然后用以指责为什么政府不提前预警。这类弱智的谣言能传播,完全是因为幼儿或少儿教育不足导致的。如果地震可以预测,国家有什么必要让人民送死,然后再花大力气去救援。所以相信此谣言还参与传播的,是应该好好反省下了。

 

其次,不捐款,暂观望。

 

同情心激发的冲动有时候是如此强烈以至于人不做点什么就完全无法平静下来。这个时候,捐款往往是让我们回复到平静的一个极为方便的手段。对大部分人来说,面临的选择无非是捐给谁的问题。

 

5.12的时候,大家没什么选择,一窝蜂捐给了很多国有慈善机构。现在的情况倒是有了很大的不同,例如壹基金收到的捐款已经突破千万,而红十字总会仅收到3万多,其中近2万是来自旗下挂靠的“玉米基金”。“用钱投票”非常真实体现了对公益组织信任度。

 

但我想说的是,不管是国家还是民间基金会,暂时都不缺钱。“汶川”“玉树”的经验都已经表明民间善款会多出来,甚至最后可能被收归国有,再通过国家来支配。即便没有因缺少监管被挪用和贪污的话,最终的用途可能也不在救灾上。而且“汶川”地震时,因为矿泉水捐得太多,最后就用于刷牙洗脸的事情也不是没发生。

 

而暂时观望的好处,是可以比较各个机构的效率和透明度。救灾是一连串的事情,而且灾后会因为关注度消退,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因此在救援的当时,需要仰仗国家的力量。但是灾后,却需要民间持续不断的贡献。这个时候,再选择一家你经过比较了解到相对靠谱的机构进行捐款,就能有效避免善款被滥用,也能使自己的爱心得到真正的体现。

 

最后,多冷静,少添乱。

 

我们完全可以理解想当志愿者的一腔热情。但救援是一个非常专业的事情,如果你没有相应的培训,可能自己反而变成了需要救援的对象。这里也提醒媒体的工作人员,最好参与报道的是有过之前经验的,受过一些培训的报道人员。不要将一些空有热情的工作人员当成小白鼠,派到灾区去做报道,这是很不负责任的。

 

所以如果你没有接受过专业的援救培训,就不要想着去一线做志愿者给救灾添乱了。在紧急时期,国家的动员能力、效率和专业性都远远超过民间。这主要是一个成本上的考虑。在5.12地震救援时,动用军队参与救援的效率,远高于其他的手段。因为民间组织和协调如此大量的资源和人力,成本太高。这也是此时为什么国家救援是主要力量的原因。

 

事实上,威权政府比民主政府在此类救援上的效率可能更高,是因为其行政管理体制依附在政治权威上,而不是在一个相互制衡的民主体系里要遭遇很多程序性的难题。所谓层层拍板拍得快,决策和执行得快,加上同情心激发的那种情绪,也很容易动员体制内的一线救援人员。这里唯一的问题是,中国对灾难应急的教育不足,平白增加了灾难带来的损失。

 

前面提到救灾工作是一项非常长期的事情,我们更不希望“劫后天府泪再一次纵横”。所以做好长期的准备,因为热情很快会消退。 但救灾工作是长期的,灾后重建不仅需要持续的注意力,也需要后续的捐款捐物,这时候会更需要民间的力量。

 

所以我们可以关心着、准备着、等待需要我们的时刻。

====================还有三点====================

1,文章刊出后,冉云飞兄对第三点提出了些质疑,主要是怀疑是否夸大了威权政府的效率。我想这个和我的意思并不矛盾。对于威权政府的效率问题,在处理救灾和传染病强制隔离方面,威权政府的效率的确超过民主政府。卡特里娜后续的批评就是一例。当然威权政府在造成浪费和贪污方面,比民主国家也要大。民间自救组织也没有民主国家发达。所以只看效率问题,不看目的,当然也是不对的。而有关“目的”的讨论,当然非常复杂。经济学只能处理一部分目的选择的问题。大体而言,民主国家则采用宪政民主制度来决定什么是“公共目的”,而经济学比较关心内部的公共选择问题。


2,我一开始在twitter上说,还需要注意的是区分短期和长期救援。72小时,甚至一周内,我认为基本没有普通人什么事情,除了关心着准备着等待需要我们的时刻外,的确能做的也不多,可以参见韩寒《地震思考录》和左志坚《关于地震和救灾的十大误区》,或者你也可以学习连岳的做法。而我想说的是,接下来的日子还很长,除了自救之外,有民间发挥作用的时候。


3,我自己的想法是,我会捐出1111项目到那时募集的资金,但我会通过研究实验来进行。初步的想法是会通过大学的实验室实验,来寻找数百名学生,每名学生会负责同等份额的经费选择捐助给选定的几家机构,最后的捐款就依照学生在实验室中产生的结果来分配捐款。我们不会捐出太多,以20000RMB为限额。如果你愿意参与,或点这里了解详情【寻找1111位读者,进行中】,或可点这里直接捐赠【https://me.alipay.com/lihuafang】,请选定身份确定并付款。

 

继续【寻找1111位读者,进行中】欢迎转播。

 

转载必须包括此声明:【 遵循 署名-完整-非商业使用 原则 | 商业用途请联系 lihuafang@gmail.com  

可以选择是否包含以下声明:

觉得文章有用?认为作者靠谱?立即 关于地震救援,普通人能做什么? - 李华芳 - 李华芳的博客 支付宝支付1元,支持作者! 

  评论这张
 
阅读(7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